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1-01 13:19:16作者:一世寻安

一世寻安都市重生类型的小说是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,它的主角是容一,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免费在线阅读,章节试读:十五年的付出,却换来无情的杀害。容一重生归来,决定手撕渣男贱女,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。从此斗继母、虐继妹,当学霸、虐得渣男渣爹啪啪响。只是她随手拐的帝国总裁未婚夫,是不是太宠了点?送钱送房送公司,还把他自己送上床!路人笑道:“傅少,听说容家乡下来的姑娘,非要嫁你?”傅少眉头一挑:“不,是我非要娶她。”确认过眼神,这就是他帝国总裁豁出命都要宠的女人!

《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》容一小说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免费阅读-一世寻安 免费试读

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七章

第七章 要出人命了

容一离开理发店后,心情极好的往家走。

长而狭窄的街道两边,各种各样的小店铺林立。

不同于2019年的奢华高档,此刻的商铺卖着些不知名的小品牌和廉价的杂货,还有不少人卖着两元一份的炸土豆。

看着朴素充满年代气息的街道,容一鼻子微微发酸。

前一世在楚司南的引惑下,她高中毕业后就跟着他去了A市打拼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就连唯一养大她的奶奶去世,她也在楚司南的诱导下没有回来看半眼,害得奶奶被匆匆下葬,连葬礼也未举行。

想到奶奶,她更是红了眼眶。

虽然她是奶奶捡来的,但奶奶一直将她当做亲生孙女,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她留着。

可她却在楚司南的误导下,觉得奶奶啰嗦厌烦,还不会赚钱。

每次回家她都会发脾气谩骂,有时候甚至还对奶奶摔碗摔筷子。

好在上天总算给了她的机会!

她加快脚步往前走,转过街角,就见尽头处,一间小小的裁缝店开着。

店内挂着花花绿绿的中老年衣服。

门口侧边小小的裁缝机前,奶奶秋云芳正在踩着踏板缝制衣服。

她的头发花白,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。

“奶奶……”容一声音不受自控变得沙哑。

“一一,你怎么回来了?”秋云芳抬头看向她,想到什么,连忙放下手中的衣服,起身道:

“你别生气,我不知道你会提前回来,我这就去给你做饭。”

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宠爱,也有着惶恐。

容一连忙走上前,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下,“奶奶,你休息就好,从今天起我来做饭。”

“不用,你好好学习就行,上了一天课也累了吧,去看会儿电视,我一会儿就做好了。”

秋云芳坚持着站起身,迈步就要往厨房走。

一个穿着大牡丹花长袖衫的大婶却走了过来,“哟,这不是容一吗?这么早就放学了?我看别的人也还没下课回来啊。

该不会是你开房,真的被学校开除了吧?”

“桂兰,那是个误会,一一不会做那种事,还请你说话注意点。”秋云芳有些生气的提醒。

张桂兰“哎哟”一声讪笑,“我说妈啊,怎么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宠着她?

昨晚警察局的人都来过了,这事还能有假?你虽然一大把年纪了,眼睛也没瞎啊,怎么就领养了个这样道德败坏的孙女?”

容一小手紧握成了拳头,记忆里,张桂兰也是奶奶领养的孩子,只是长大后却总是算计奶奶的财产。

尤其是在奶奶领养她后,张桂兰千方百计的找麻烦,为此奶奶不得不和她分了家。

她得了半间门面,住在隔壁,靠批发服装赚了些钱,但秋云芳的手工衣服质量更好,所以一直觉得秋云芳不开店了,她便能赚更多钱,还一直觊觎这间门市。

容一记得她离开这座小城后,无意听人提起,奶奶临死前立遗嘱把房子留给她,但张桂兰却逼得奶奶把房子过户给了她。

她拳头紧了紧,前世没有保护好奶奶,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奶奶再受到任何欺负!

她上前一步道:“张大婶,你眼光好视力好,才会千挑万选选了个爱打牌的老公,生了个矮子儿子。

与其在这里说我,不如回去好好说说你老公,让他少打牌多赚钱,送你儿子去泰国做个增高手速吧。”

“你!你翅膀长硬了,竟然敢这么骂我!老娘今天打死你!”

张桂兰顺手操起一旁的扫帚,恶狠狠的朝着容一打去。

“一一小心!”秋云芳焦急的提醒,想要上前阻拦。

可她动作慢,刚跨出一步,张桂兰已经冲到容一跟前。

眼看着扫帚就要落在容一身上,容一眸底掠过一抹冷意。

前世经常找她麻烦,这一世她得全部讨回来!

她佯装被张桂兰的扫帚推倒在地,却借势一扯扫帚,将张桂兰扯了下来。

“哎哟……”张桂兰惨叫,想要爬起来。

容一敏捷的蹲在她身旁,快速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。

她将书垫在张桂兰的背上,紧接着用了十成的力,一拳一拳狠狠朝着她打去。

“啊!啊!好痛啊!狗野种啊!你竟然敢打……”

张桂兰生气愤怒的大骂,可话还没说完,那拳头越来越重,痛得她五官紧皱。

她扯着嗓子大喊:“哎哟!救命啊!狗野种打人了!”

“一一,快住手。”秋云芳神色焦急的劝说。

这条街住了这么多人,容一名声本来就不好,如果再被看到打自己的大婶,以后更是毁了。

容一却面容淡然,不急不慢的将张桂兰推开,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噙着她:

“尽管叫,叫大声点,最好把所有的人都叫来。”

“你……你!”张桂兰见她毫不畏惧的姿态,更是气得脸色铁青,又扯着嗓子大声喊:

“快来人啊!反了反了,学生竟然打自己的大婶,要出人命了啊!”

 

第八章

第八章 你有证据吗

容一置若罔闻,转过身背对她,快速拿出书包里的化妆盒,在手臂上图图画画。

一会儿时间,街坊邻居聚了过来。

他们看到张桂兰坐在地上,无一不关切的询问。

“张大婶,你这是怎么了?谁打你了?”

“是她!是容一那个不学无术的贱蹄子,我不过是让她好好学习别逃学,她竟然就将我推到地上打!”

张桂兰恶狠狠的指向容一。

所有人对容一印象本就不好,此刻更是齐刷刷的用厌恶的目光看向容一。

容一站在裁缝机前,缓缓转过身来。

她眉心紧蹙,疼痛难忍的看向张桂兰:

“张大婶,明明是你用扫帚把我打出血,你怎么能恶人先告状呢?”

说着,她将手臂伸出去给众人看。

“各位叔叔阿姨你们看,我这手臂受伤这么严重,怎么可能还打她?”

众人看去,就见她的手臂被打得一片青紫,还有一根扫帚的签子穿破她的皮肤,鲜血不断流淌。

霎时,所有人脸色大变。

“张大婶,你怎么能说谎呢?”

“容一虽然是有些调皮,但好歹是个孩子,你怎么能下手这么重?”

“哎,可怜了她也是没有爹妈教,还要被你这半个妈欺负,能不学坏吗?”

……

“没有!我没有打她!”张桂兰反驳,看到她手臂上那伤口,却是瞠目结舌。

她明明没有打到她,她怎么可能受那么重的伤?

转瞬一想,她连忙道:“是她自己动手诬陷给我的!对,一定是这样!”

“喔?你的意思是,我自己给自己下这么重的手,就为了诬陷给你么?”容一冷幽幽的询问。

现场众人无一相信,看张桂兰的目光更为厌恶。

容一虽然脾气不好,不过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,怎么可能心机这么深重?

而且这世界上,谁不怕痛?

张桂兰气得险些没喘过气,站起身就要反驳,容一却抢先道:

“另外张大婶,你说我打你,你有证据吗?”

“我当然有!你揍了我那么拳头,我绝不会放过你!”

张桂兰愤恨的说着,边背过身边对众人说:

“你们看看,我背上全是她打的,我感觉骨头都快碎了!她那伤真的就是打我以后自己弄上去的!”

可伴随着她的衣服掀起,她后背一片光洁,连一小丁点的淤青都没有。

秋云芳原本担忧容一,这刻也诧异的皱眉。

这是怎么回事?她亲眼看见容一打下去的啊!

而众人却已经没心情再看下去,纷纷劝说道:

“好了张大婶,你别再闹了,好歹也算你半个女儿。”

“是啊,不看僧面看佛面,秋奶奶把你养大,你怎么能欺负她现在的孙女?”

“开店做生意的人,和气为贵。”

……

张大婶听得一脸懵逼,他们不是应该骂容一吗?为什么又数落起她来了?

回头时,却看到裁缝铺的镜子里,自己的后背竟然没有一丁点伤痕。

她快速冲过去,又看了看,瞬间瞪大了眼睛。

这,这怎么可能!容一明明打她了,她现在还感觉骨头都在痛!

她愤怒的冲向容一,抓住她的手臂质问:

“容一,你个狗野种,贱蹄子,你到底做了什么?为什么我身上没有伤!为什么!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如果再无理取闹的话,我不介意报警处理。”

容一身姿笔直的站着,捂着受伤的手臂提醒:

“根据我国刑法,故意伤人罪,伤情介于轻度和重度之间的,基准刑为有期徒刑一年。

你确定你能承受起这样的后果?”

冷幽幽的询问,如同黑夜里走来的魔鬼在低吟。

小城市的人最怕坐牢,一旦坐牢出来,走到哪儿都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议论。

张桂兰看着她流血的手臂,吓得身体微颤,连忙拉远距离道:

“你……你别瞎说!你的伤不是我弄的,不是我!”

“你看有人信你么?”容一眨着水灵灵的眼睛看向众人。

 

第九章

第九章 在江宁城待一段时间

众人皆是一副劝张桂兰善良的眼神,有的人还忍不住嘀咕几句。

“你们……你!”

张桂兰气得身体发抖,只能咬牙切齿的对容一挤出话:

“你给我等着!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撂下狠话后,她转身就要走。

“这就走了啊?”容一往前一步,提醒道:

“我这手臂还受伤了,你就算不赔偿精神损失费,好歹也得赔偿点医药费吧?”

“是啊,一老一小,找点钱也不容易,你一个大人,还欺负小孩子做什么?”人群中有人附和。

张桂兰头发都险些炸起来,她连容一一根手指头都没碰着,反倒被揍了一顿,如今还要赔钱!

“你休想!休想!有本事你就去告我,就算警察来了我都不会给你钱!”

如泼妇般咆哮后,张桂兰转身就进了自己铺子。

看到众人议论,她索性“砰”的一声将门关起来,连生意都不做了。

容一也不生气,眸底掠过一抹得意。

从此以后,张桂兰在这小县城的名声,彻底坏了。

比起给点医药费,她可更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。

对面的咖啡馆二楼,乔森激动的不停拿手机拍摄着,就差丢下手机拍掌了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十八岁的女生,竟然让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吃瘪,而且还知道打人的手法,怪不得向来眼刁的总裁会选她做少夫人!

不行,他必须给总裁好好汇报一番。

他点开手机的邮箱,把所有照片发给傅深,还声情并茂的描述了遍事情的经过。

此时,江宁城机场,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傅深目不斜视的往VIP通道走去。

他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的黑色西装,身材比例衬得完美,周身散发着清冷矜贵的气场。

几名黑衣保镖跟在他身后拖着行李箱,更为他增添强大的气势。

所到之处,阵阵尖叫,不少女生拿出手机狂拍,还有人议论着莫不是哪位明星。

傅深置若罔闻,面容波澜不惊。

忽然,裤袋里的手机响起,他拿出一看,长眉拧了拧。

停下脚步,摘下墨镜,目光定格在手机屏幕上。

屏幕上的照片,容一捂着流血的手臂,面容淡沉。

看着那血,他心微微一缩,对身后的保镖吩咐:

“取消机票,告诉老爷子,我会在江宁城待一段时间。”

话落,他优雅的抬起手,带上墨镜,迈步往回走。

举手投足间,宛若在拍时尚大片,又引起阵阵尖叫。

为首的保镖快步跟上,皱眉提醒:

“可是金城的苏老板还在等着你谈合作,那可是价值一亿的项目。”

“让陆清去处理。”傅深扬出话,再未理会,加快了脚步。

另一边,秋云芳知道容一也有错,招呼所有人离开,拉着容一上了二楼。

两人坐在桌前,她关切担忧的询问:

“一一,你怎么能这么做,就算为了报复她,你也不能伤了你自己啊!”

“奶奶放心,我没有受伤,不信你看。”

容一说着,将手臂放在桌上,拿出湿纸巾擦拭。

那些淤青和血液全部被擦掉,就连“刺入”皮肤的签子,也是透明双眼皮贴黏上去的!

前世她作为主播,精彩会直播一些美妆教程,对“哥特式受伤妆”也很是拿手。

不过这时候的众人并不知道化妆能有这么神奇,所以谁也没有多想。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秋云芳松了口气,想到张桂兰,又询问:

“那张桂兰是怎么回事?我看你那么用力打她……”

 

第十章

第一十章 看她怎么收场

“只要隔着书本打,就不会留下痕迹。”容一解释后,挽住秋云芳的手臂道:

“奶奶,不谈这些了。总之你放心,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我,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

“一一……”秋云芳有些诧异的看向她。

才去学校大半天,她回来后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?

想到昨晚警察来的事情,她握住她的手询问:

“一一,是不是那些同学不相信你?老师真的开除你了么?以后你听奶奶的话,不要再和楚司南玩在一起了好么?”

“放心,他们都了解清楚情况了。至于楚司南,我已经和他断绝往来了。

从明天开始,我会去好好读书,争取努力考上名牌大学!”容一话语里满是坚决。

前世她虽然回到了容家,但在那个名流圈,走哪儿都被人嘲笑高中学历。

尤其是想进大企业大公司上班,没有学历和文凭,直接被淘汰。

这一世,她绝不会重蹈覆辙,要将人生过的辉煌锦绣,风生水起!

秋云芳觉得自己是听错了,以前一说楚司南,容一便会骂她没有资格,提起学习,更是直接反驳并不是读书才有出路。

现在……

不过不管怎样,只要她能看清就好。

“好好好,这样最好了,你坐着,我去给你做饭。”

秋云芳欣慰的连连低头,声音里有着难掩的激动。

容一想阻止,可秋云芳已经起身去了厨房,她只好坐下,环顾着熟悉又陌生的屋子。

本来是两间门市修起的二楼,可分了一半给秋云芳,如今狭窄的楼上楼下各剩六十平方。

又是老房子,墙壁已经发黄,屋子里泛着明显的潮湿气氛。

而楼下环境更为糟糕,还堆满了各种衣服和碎布。

最可恶的是,以前的她还把奶奶赶去楼下住。

想到奶奶的老寒腿,想到前世奶奶死去的凄凉,她小手微微握紧,迈步走下楼。

厨房里,秋云芳正好端了份炒青菜出来,她招呼道:

“一一,快来吃饭了。”

容一主动帮着拿碗筷,给秋云芳盛了饭。

秋云芳察觉到她的变化,视线微微模糊。

容一看在心里,吃了口饭,对秋云芳道:

“奶奶,我想了下,从今晚开始,你搬上楼住,然后明天开始对外宣布,不再接做任何衣服。”

“这怎么行?”秋云芳急切的看向她,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,“一一,我知道你嫌奶奶赚钱少。

可是奶奶年纪大了,也不会做其他的。如果没了这裁缝店,奶奶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养你。”

“奶奶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容一安慰的解释,“我只是想把这裁缝店改一下。

你现在专给穷人做衣服,虽然物美价廉,但是一件衣服纯手工定制耗费几天,最后只赚小几十,遇到人还讨价还价。

与其这样,咱们不如专程做高大上的定制,每件衣服定价销售,一来省时省力,二来也赚的更多。”

“一一,你是不是傻了,有钱人哪儿会来我们这种地方买衣服?况且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出那样的衣服?”

秋云芳看她的眼光更为担忧,生怕她是生病了。

容一也不想解释,坚定的道:“奶奶,你就相信我,我的方法一定能赚更多的钱。

如果最后亏了,咱们再做回老本行也行啊。”

她清澈的眸子如同水晶般熠熠,秋云芳也不好拒绝,只能点头。

当晚,容一吃了饭便上楼,把自己堆积衣服的房间收拾出来,让奶奶睡在了隔壁。

她安心的躺在床上,开始筹划服装店的事宜。

这一年淘宝竞争还不大,还没有拼多多和各种购物软件,她一定得抓紧时间。

认真构思未来宏图的她,却没听到楼下传来异动。

夜色里,两辆黑色布加迪行驶而来,停在楼下。

八个黑色西装保镖下车,恭敬的站到一旁,乔森打开车门。

傅深下车,取下墨镜打量眼前的二层老屋。

这是统一修建的商品房,每间屋子挨在一起,很是古老。

墙壁上,有些瓷砖已经脱落。

他眉心拧了拧:“就是这里?”

“是这里的,总裁。”乔森恭敬的回答。

傅深面容间明显有些嫌弃,朝着乔森使了个眼色。

乔森走上前,抬起手“咚咚咚”的敲门,边敲边喊:

“容小姐,麻烦你出来一下。”

动静很快惊动了周围的邻居,不少人纷纷出来看热闹。

看到跑车和一群黑衣保镖时,他们瞬间惊诧的议论:

“这这这……这该不会是黑涩会吧?是不是容一又在外面惹事了?”

“这么大的阵仗,除了黑涩会还能是什么?肯定是容一又去抢钱偷东西的,惹了不该惹的人。”

“真是太无法无天了,这下看她怎么收场!”

……

议论间,门缓缓被打开。

一世寻安的《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》就可以了哦~

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

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

作者:一世寻安状态:已完结

一世寻安都市重生类型的小说是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,它的主角是容一,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免费在线阅读,章节试读:十五年的付出,却换来无情的杀害。容一重生归来,决定手撕渣男贱女,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。从此斗继母、虐继妹,当学霸、虐得渣男渣爹啪啪响。只是她随手拐的帝国总裁未婚夫,是不是太宠了点?送钱送房送公司,还把他自己送上床!路人笑道:“傅少,听说容家乡下来的姑娘,非要嫁你?”傅少眉头一挑:“不,是我非要娶她。”确认过眼神,这就是他帝国总裁豁出命都要宠的女人!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