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1-01 13:19:57作者:鹰刀

让人一直关注王石蛋柳春妮的小说就是《至尊医神》,它的作者正是鹰刀大大,
至尊医神可是鹰刀的最新小说,《至尊医神》王石蛋柳春妮精彩可在线阅读,快来看看吧:鱼龙观边小山村,深山里的美人窝。乡间小子偶获异能医术,捕野鱼采仙药,赚钱发展山村,手到病除,医术超神,却治不好她们的相思病……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至尊医神》在线阅读

《至尊医神》鹰刀最新小说 《至尊医神》王石蛋柳春妮精彩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

至尊医神全文免费阅读

第十六章

“王石蛋,等你挣到一百万,我……我都人老珠黄了。”柳春妮小脸红透,此刻万有引力也对她格外关照,让她抬不起头,低声道,“你虽然高中成绩好,但都丢下好几年了,还能考上大学吗?”

王石蛋叹了口气,眼睛望着远处,有些忧伤:“春妮儿,其实我有个秘密,我一直跟高中的班主任有联系,她带完一届毕业班,就帮我买同学用过的学习资料,我一直练着,想等家里缓过气来,我爸的病好点,我就去参加高考,但是——”

柳春妮感觉心里那根弦被拨动了一下,抬起头望着王石蛋,忽然想起他耍自己,吊儿郎当的,撇了撇嘴:“不说那些事了,看看饺子好了没有?”

王石蛋编得真圆,差点把她都骗了。

王石蛋也想着赶快得把鱼送下山去,两万多呢,现在得抓紧时间挣钱。

鱼汤熬开了,汤色雪白,泛着黄色的油脂,香味直往鼻孔里钻,柳春妮先给王石蛋舀上一大碗,还舀了两条石头鱼,然后将煮好的饺子捞起来,放在鱼汤里,再撒上碧绿的香菜葱花。

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鱼汤饺子递到了王石蛋的手里。

王石蛋看着柳春妮,心想昨天为喝口她的鲜汤,被她追得满村跑,今天就感受到了,这发展的速度够快了,谁说娶不到柳春妮当媳妇,一切都有可能。

“王石蛋,你看我干啥,快吃饺子。”柳春妮剜了他一眼,拿着勺子作势欲打。

王石蛋端着碗,躲到一边去,夹了个饺子,咬了一口,只觉饺子皮薄,软中有硬,馅是猪肉白菜馅,里面有提鲜的姜葱水,皮薄馅大,味道鲜美,再喝上一口浓浓的野鱼汤,这感觉,跟神仙似的,“春妮,你做的饺子真好吃,要是一辈子能吃到你做的饺子,那就幸福死了。”

“呸,成天就知道贫嘴。”柳春妮啐了王石蛋一口,但心里美滋滋的。

王石蛋吃完饺子,把那两条石头鱼连刺带肉一通猛嚼,吞了下去,鱼汤喝得一滴不剩,这才满意地抹了抹嘴,“春妮,饺子真好吃,我去干活了。”

王石蛋说完就骑上哈雷摩托,后面拖着鸡公车,到了鱼龙潭边,将三麻袋黑鱼放在鸡公车上,用绳索绑好,一看时间,才早上八点,给林韵儿打了个电话,说他出发了,然后哈雷摩托拖着鸡公车,就跟马拉车似的,得得地往山外驶去。

早上八点,鱼泉村勤劳的村民大多下地干活了,不过王石蛋还是遇见刘眯缝,刘眯缝生着一对小眼,但蚊子从眼前飞过,他都得看看有没有肉。

“石蛋,你摩托车带鸡公车拖斗拉的啥?”刘眯缝好奇地问。

王石蛋心里有些紧张,随口打哈哈,“眯缝叔,进山啊,我这不是帮柳春妮家运药材吗,这活挣不了几个钱,还危险,跑完这几趟就不跑了。”

刘眯缝羡慕得小眼放光,心里盘算道,这可是桩好买卖,就出把子力气,他有四个壮得像头牛的儿子,可以让他们去干——可惜家里穷,没摩托,用鸡公车的话,一天推上百里山路,累不说,还危险,不如去山里挖药材。

路过村口食杂店,王石蛋见店门还关着,估计姜兰花昨晚喝醉了,今天破天荒地睡个懒觉,也没跟她打招呼,直接下山。

两个小时后。

林韵儿将福特猛禽皮卡停在机耕道尽头,车厢里还有条玻璃钢渔船,这儿地形开阔,旁边还有树林子,隐隐能听见溪水潺潺,前面那条山路险峻崎岖,看着就让人心惊胆颤。

今天周末,度假村开业,林韵儿早上六点就起床了,昨晚也睡得比较晚,有些疲惫,不过一听王石蛋说有三四百斤黑鱼,赶紧开车过来。

昨晚生活网将王石蛋的视频一放上去,点击量上了百万,山潭黑鱼成了度假村的招牌菜,今天上午订餐的电话都打爆了,林韵儿早点拉回去,也好接待顾客,另外就是王石蛋订的渔船,靠近山路,王石蛋也省点路程,所以她将车开到山脚下,等着王石蛋。

林韵儿突然揉了揉眼睛,她看见一辆哈雷摩托,在险峻的山路飞驰,速度绝对不低于五十公里,这车技,直接甩那些玩哈雷的好几条街远。

哈雷摩托越来越近,后面除了挂着两个帆布水箱,竟然还拖着个鸡公车,林韵儿一看也是醉了,她的哈雷摩托三十多万呢。

王石蛋将哈雷摩托开到她身边停下。

“王石,麻袋都是黑鱼吗,太棒了!”林韵儿精神一振,兴奋地道。

“林总,黑鱼四百五十五斤,二十三斤石头鱼,十二斤雅鱼,你拉到度假村去过个秤,如果不够,我补给你。”王石蛋充满了自信道,他现在有了异能,抓药都分毫不差,麻袋装的黑鱼,掂一掂就知道斤量。

林韵儿打开帆布水箱,又是一声惊叹,“哇塞,还有石头鱼和雅鱼,这些都是野鱼,王石,石头鱼给你八十元一斤,雅鱼一百元一斤,你捕多少我要多少。”林韵儿拿着手机一阵算账,算出来两万六千多,直接就给王石蛋转账,“凭咱俩的关系,我还怀疑你说的斤两。”

王石蛋看着手机的短信提示,麻蛋,又是两万多,这生意做个一两个月,不就能挣够一百万吗?

不过鱼龙潭没那么多黑鱼,挣钱还得想其它法子,王石蛋心念一转,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林韵儿。

被王石蛋肆无忌惮的目光地盯着,林韵儿有些不好意思,竟然脸红了,“王石,你……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

当然有事,林韵儿这样的白富美,在王石蛋眼里就是钱啊,关心道:“林总,你看你,脸上都有黑眼圈了,连小痘痘都出来了,好几颗呢,昨晚睡得比狗晚,今天起得比鸡早?”

“嗯,我这两天累得跟狗似的,哪有痘痘,我补补妆?”林韵儿有点紧张,拿出化妆镜子一看,果然脸上就像王石蛋说的。

王石蛋转身从背包里取出一瓶他调的中药白芨面膜,还有一袋玉竹,“林总,这是我调的中药美容面膜,美白嫩肤,还有这种微甜的中药,煎煮或者泡水都行,养阴润燥,生津止渴,从内滋生水分润肤,要不你试着用用,我再帮你按摩一下面部,看看效果?”

林韵儿没去接王石蛋的中药面膜,语气委婉地道,“王石,化妆品不能乱用,我有化妆品,而且你调制的化妆品皮肤会不会过敏,有没有副作用,都不知道。”

 

第十七章

“我昨晚调好的,春妮儿跟她妈昨晚就用了,春妮儿皮肤嫩得跟水豆腐一样。”王石蛋不死心,继续推销他的中药美容面膜,“要不,你在手背上抹一些?”

手背上抹点还是没问题,林韵儿从王石蛋手里的瓶子蘸了一点,抹在手背上,揉开,要等一会才知道会不会过敏。

“林总,你借摩托给我,又给我买衣服,对我这么好,趁这会功夫,我再给你治治脚,等我从山里再采味药回来,就能配置黑玉断续膏了,彻底治好你的脚。”王石蛋一付知恩图报的样子,“待会要是你对面膜不过敏,我再帮你先做面部按摩,再敷面膜。”

“王石,其实我来的目的,就是想让你帮我治治脚,要不然我派个人来收鱼就行了。”

“那你坐在摩托车上,我帮你脱鞋。”王石蛋帮林韵儿脱了鞋子,然后脱了袜子,还帮她洗脚,为了挣钱娶媳妇,也是拼了。

洗完脚,王石蛋顺便也把林韵儿脚上的肠经,胆经穴位点按了,异能真气灌入林韵儿的经脉,深入到她身体。

王石蛋按揉完林韵儿的脚,然后取出梅花针盒,给她的脚扎上针,这才握着她白嫩的小手,指着她的手背说:“你看看,是不是没啥过敏反应,抓紧时间,我先给你按摩一下脸,然后敷上面膜,你开车回去,到了度假村洗去面膜,我保证你的肌肤白里透红,嫩得跟水豆腐似的。”

其实林韵儿的皮肤白嫩滑腻,丽质天生,平时也不用啥化妆品,但她刚刚被王石蛋治了脚,那感觉太舒 服了,便点了点头,让他按摩。

王石蛋激动得连手都没洗,就给林韵儿按摩脸部的穴位,反正又不是臭他,臭的是林韵儿。

“王石,你再帮我按按肩颈。”林韵儿没察觉王石蛋手上有汗味儿,闭上眼。

忽然林韵儿感觉脖子一紧,睁眼一看,王石蛋的大手正掐住她脖子,心里立刻就慌了,难道王石蛋见她貌美如花,掐住她的脖子侵犯她?

这儿虽然是鱼泉村的进出山路的路口,但压根看不见人影,就算林韵儿大声求救,也没人啊,王石终于暴露了本性,还以为山里娃老实呢。

林韵儿后悔死了,眼珠子一转,想着脱身之计,假装敷衍道:“王石,你是不是喜欢我,其实我也喜欢你,要不我们到车里去,这儿让人瞧见多不好。”

王石蛋楞了一下,直觉这是不可能,林韵儿一个漂亮老总,怎么可能喜欢小农民,一定是在试探他,脸红道:“林总,你……你说啥呢,即使我长得好看,你也不能对我有啥想法,我在给你消除痘痘呢,人脸大多是胃经穴位,脖子有个胃经大穴,叫人迎穴,但脖子柔嫩,不能点按穴位,只能这样往下抹脖子。”

说完,王石蛋那手成八字,往下抹了一把,然后是另外一只手,交替抹脖子。

林韵儿才知道自己想歪了,而且刚才那话说得太那个了,简直羞死了,顿时,小脸的红色更甚,似乎能滴出水来。

继续扯这个话题就破坏气氛了,王石蛋没吭声,专心按摩林韵儿的面部。

其实王石蛋也不懂,女孩子的脖颈除了柔嫩,还比较敏感。

林韵儿此刻完全沉浸其中,乖乖的任他给自己脸上按摩敷上中药面膜,也没张口反对。

王石蛋给林韵儿敷完面膜,然后一脸轻松地呼出口气,“好了,林总,这中药面膜至少得敷半个小时,还有,记得回去泡点玉竹水喝,我把渔船卸下来,再帮你把鱼帮你搬到车上。”

王石蛋说完就没再管林韵儿,走到福特猛禽后面车厢,手一按车厢,像只大鸟腾身而起,跃上了车,把玻璃钢渔船卸了下来,然后将麻袋帆布水箱搬上车厢,从车厢拿了四个空的帆布水箱下来,绑在后座跟鸡公车上。

林韵儿站在一边,看着王石蛋将玻璃钢渔船拖过来,倒扣在鸡公车拖斗上,用绳索绑好。

王石蛋绑好渔船后,朝林韵儿挥了挥手,大声道:“林总,你回去卸掉面膜,如果痘痘还没消,我一辈子给你按摩不收费。”

说完,王石蛋一轰油门,马达轰鸣,哈雷拖着鸡公车驶上了山路,上面还倒扣着一条渔船,让人惊叹,这办法,脑子怎么想出来的?

林韵儿见王石蛋远去,这才像在梦中刚醒过来,只觉脸颊发烫,连敷着的面膜都忘记了,喃喃道:“一辈子帮我按摩不收费,啥意思?”

一个小时后,林韵儿开车拉着几百斤黑鱼回到了度假村,招呼员工来卸鱼过秤。

员工走近一看,忍住笑道,“林……林总,你这个时间敷面膜,不怕吓坏了客人?”

该死的王石蛋,林韵儿暗骂道,吩咐员工,“你们先卸货,我去把面膜揭了。”

林韵儿拿包遮住脸,赶紧跑回房间卸掉面膜,然后用水洗干净脸蛋,对着镜子抬起头来细看。

林韵儿脸上的痘痘不见了,黑眼圈没有了,肌肤白里透红,果然像王石蛋说的,嫩得跟水豆腐一样。

太神奇了!

林韵儿还轻轻弹了脸颊一下,想找找吹弹欲破的感觉。

林韵儿心想,王石蛋的医术这样厉害,干脆让他做自己的私人保健医生,调理一下身体,经常扎扎针灸做个推拿什么的,那多舒 服啊,以后还可以推荐给客人,效果好,就给度假村弄个保健项目,可以吸引不少有钱的客人哟。

林韵儿打定主意,有空跟王石蛋谈谈,问他愿不愿意?

此时王石蛋骑着哈雷,已经把渔船拉到村口,拿出手机,看了看时间,快到下午一点了,虽然正是午饭时间,他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,在村口的山坳砍了些灌木树枝,绑在渔船上,做了伪装,这才进村。

姜兰花的食杂店开了门,几个村民坐在店里喝酒。

姜兰花上完菜,不由自主走出去张望,刚好看见王石蛋,整个人就像春风化冻似的,走到路边,喜孜孜招呼道:“石蛋,才回来啊,还没吃饭吧,嫂子给你烧鱼。”

 

第十八章

王石蛋觉得,跟兰花嫂子不打个招呼说不过去,最主要兰花嫂子闹离婚,情绪不稳,得安慰她啊,于是将摩托停靠在路边。

王石蛋停车的位置,就在食杂店前面靠边,坐在店里的村民看不见。

王石蛋朝姜兰花招了招手。

姜兰花柳枝轻摇般走了过来。

王石蛋从背包里取出一瓶中药面膜,笑着露出了整齐的小白牙:“嫂子,这是我调制的中药面膜,效果还不错,你用用,对了,我还有事,有没有啥干粮,让我垫垫肚子,昨晚那包子没动吧,给我热热就行?”

“那怎么行,你一来一去跑了百多里山路,就不喝口酒?”姜兰花摇了摇头。

“嫂子,我还要进山采味药。”王石蛋怎么敢在村口逗留久了,发动了摩托,“我待会过来拿包子,你先帮我热着。”

姜兰花看着王石蛋远去的背影,以为他拉了一车柴火,心想他说还要回来的,赶紧给他烧黑鱼去。

王石蛋将摩托开到八十码,经过柳春妮家也没停,直接穿过鱼龙观,到了鱼龙潭边,拆掉绳索,把玻璃钢渔船卸下来,推到湖里,在岸边找了颗歪脖子树,将渔船拴在树上,然后上面盖上树枝,将船桨跟鸡公车藏在鱼龙观后院一个破屋内,这才骑着摩托回到了食杂店。

姜兰花已经把昨晚没怎么动的樟茶鸭子用油过了一下,重新蒸了包子,还有烧得香喷喷的黑鱼,黑鱼切成菊花状,用花椒、红尖椒、八角、葱姜蒜爆香,翻炒后加水煮,汤色红亮,肉厚泛白。

王石蛋一看就吞口水,问姜兰花,“嫂子,你吃了没有?”

“这都快两点了,就你没吃饭。”姜兰花心疼道,“要不要倒杯酒。”

“算了,我几口吃了,还要进山采药。”王石蛋也不客气,坐下来就吃,一手抓包子,一手夹黑鱼。

黑鱼入口,王石蛋感觉太好吃了,因为野生黑鱼不仅营养,而且肉质细嫩,骨刺很少,兰花嫂子的刀工好,厨艺高,菊花鱼比黑鱼段更入味,好吃得不得了。

这会食杂店也没顾客了,姜兰花就坐在王石蛋左手边,看着他大口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黑鱼,心里甜滋滋的,问:“石蛋,自从你爹出了事后,你就没进过山,怎么知道在哪里采药?”

“嫂子,好采的药材都没村里人采了,只有那些深沟崖底才有好药材。”王石蛋用手指了指脑子。

姜兰花一下紧张起来,那些凶险的地方是能采药,但也危险,“石蛋,你得小心点,你家就你一根独苗,对了,我家有套登山器材,说是外国的,结实着呢,以前一个驴客留下的,说他以后进山来用,要不,你拿去用?”

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个枕头,王石蛋把包子往嘴里一塞,站了起来,“吃好了,我们去拿登山器材。”

姜兰花剜了他一眼,嗔怪道:“石蛋,急什么,你才吃了个半饱,就急吼吼地想跟嫂子——好吧,嫂子就依你,你跟嫂子去拿登山器材。”

王石蛋看了她一眼,目光里含着责怪之意。

姜兰花也意识道刚才说的话,听前半截,还以为他们急吼吼地要干啥,双颊轻红飞起,看见王石蛋也看着她,那眸光一惊一闪一躲,低下头去,又添了几分娇媚意味。

真是好看不过嫂子,姜兰花俏脸蛋那妩媚娇羞的神态,让王石蛋看得发呆,楞了一下,才跟姜兰华去拿登山器材。

王石蛋将一个大背包拿到院子,一打开,这驴客还真舍得花本钱,保护绳,半身式安全带,丝扣钢锁,上升器,下降器什么的都有,还有说明书。

王石蛋在院子里翻看着这些登山器材,一边对照着说明书,一边好奇地问:“嫂子,这登山器材还新着呢,驴客怎么不带走?”

“听他们说,那驴客是个菜鸟,看别人登山眼热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器材带到山里来,攀了次岩,觉得危险,带下山还得走百多里山路,就暂时丢在我的食杂店了。”姜兰花边说边帮王石蛋弄安全带,还学着城里人感叹了一句,“真是有钱就任性。”

见姜兰花帮自己整理大腿处的安全带,王石蛋竟然脸红了,往旁边躲了躲——不是他故意装纯洁,那儿是特殊部位,万一有啥反应,不就尴尬了么?

现在王石蛋跟姜兰花就是姐弟,这点王石蛋还是拎得清。

依照王石蛋的聪明劲,摆弄了登山器材一阵子,他就熟悉了,一看手机都下午两点四十了,赶紧把登山器材收拾到包里,跟兰花嫂子告别,因为时间紧,骑上哈雷摩托就往山里赶。

如果王石蛋走路进山采药,天就黑了,晚上他还要在鱼龙潭下网呢。

王石蛋进山敢骑摩托,因为他驱动异能真气在体内经脉流转,六识灵敏,过狭窄山路如过平地,就跟那些玩极限运动的山地摩托车手一样。

此刻王石蛋脑子里一闪,突然回忆起,就在鱼龙观后面那座山的山沟处有金续断,但鱼龙观后山险峻,根本没法直接上去,还得绕道。

王石蛋骑着摩托从村尾出发,绕到跟鱼龙后山相连的黑雾山,两山之间有黑雾沟,面积很大,谷内地势曲折险峻,林深树密,雾气笼罩,只要进去很容易迷路,大喊一声,阵阵浓雾翻滚。以前有胆大的村民进去狩猎采药,但是进去后都没出来,村里人谈沟色变,没人敢进去。

王石蛋也不敢从沟口进去,不过他脑子里有另外一条路,在黑雾山半山腰,有条荒废的猎人小路。

王石蛋顺着猎人小路骑到灌木丛生的地方,摩托没法往前了,将车停下,取了钥匙,背着大背包,后退了一段距离,然后向跑了几步,身体一伏一起,踩着一棵略为倾斜的大树,就上去了,然后转身,像只大鸟一样,踩着粗壮的灌木顶飞奔。

麻蛋,这是传说中的轻功草上飞?

王石蛋跑了半个小时到了黑雾沟中间最狭窄的地方,王石蛋朝下面看了一眼,下面草木茂盛,看起来没啥药材,但脑子里的碎片记忆告诉他,下面就有金续断这味药。

王石蛋固定好保护绳,将半身式安全带套上丝扣钢锁,接上升降器,然后往下落,那升降器用起来真爽,落下四五米就收住,然后一蹬崖壁,又往下落,很快就到了崖底。

王石蛋一脚踩空,这才发现刚才看到的不是崖底,这儿岩石凸起,形成了一线天,因为狭窄,凸岩斜生的草木把下面的崖底遮住了。

王石蛋继续往下落了五六米,才到了崖底,他从未来过这儿,却似曾熟悉,查看地势,找到山沟地势略高的地方,因为金续断喜欢凉爽湿润的气候,一般生长在深厚、肥沃、疏松的土壤中。

王石蛋脚下就是肥沃疏松的腐殖土啊,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两米多高的植物上,叶片稀疏,生着刺球一样的植物。

“这就是金续断!”王石蛋惊喜地叫出声来,“金续断补肝,强筋骨,定经络,能续折接骨,制作出来的黑玉断续膏,不仅能治好林总的脚,说不准也能将老爸断了脊椎接好,让他重新站起来。”

王石蛋拿出小药锄,开始挖金续断的根,金续断是多年生草本,根入药,那根呈圆柱形,色泽黄褐,稍肉质,这儿的金续断格外肥大,不知有多少年了?

王石蛋很快就挖了五六斤金续断,配置黑玉断续膏绰绰有余,因为金续断最好的采收季节是秋天,但初祖记忆说这儿的药材,现在也可入药。

王石蛋收起药锄,伸了伸腰,目光无意朝下面那片阴暗潮湿的灌木丛一扫。

灌木下是什么药材?

王石蛋屏住呼吸,心蹦蹦跳了起来,将异能真气灌注双眼经脉,看了过去。

 

第十九

灌木丛下有一大片或匍匐或丛生的草,生着浅紫色的吊钟花,还有几株结着细小的葫芦状果实,看着不起眼,但王石蛋心里的狂喜跟地泉一样冒了出来。

这是金线葫芦!

完全是灯下黑啊!

想不到靠近村子最近的黑雾沟,竟然有这么多仙药金线葫芦。

金线葫芦是山里最好的仙药,又叫兰花参,姜兰花昨晚给他喝的药酒,就泡了一株金线葫芦,平时她都舍不得拿出来喝。

金线葫芦能散结消瘀,清热解毒,凉血止血,孩子出生后喝它熬出的汤,基本就没啥感冒发烧,采药打猎的山里人采到金线葫芦,一般不卖,都留在身上保命。

金线葫芦也是用根入药,王石蛋大步走了过去,小心翼翼分开灌木丛,看见一株格外硕大的金线葫芦,草本都快长成灌木了,心咚咚跳得厉害,弯下腰,正要去挖药,突然瞥见那株金线葫芦下,有堆发黄的树叶动了动。

一根棍子突然从树叶里立了起来,有小男孩胳膊粗!

棍子头是个巴掌大的三角形,棍身背面是斜方格,腹部还有斑纹!

妈呀,这是毒蛇五步倒,它的毒性比眼睛蛇还厉害,据说走不出五步毒性就会发作,而且如果被它咬伤,流血不止,一般压迫包扎都无法止血。

一般的五步倒就酒杯粗,一米多长,这条五步倒有小男孩胳膊粗,竟然有两米多长,王石蛋看着感觉毛骨悚然,一身的汗都吓出来了!

五步倒巴掌大的蛇嘴猛然一张,分叉的蛇信伸缩吞吐,露出四只狰狞的弯曲长牙!

王石蛋吓得一屁股墩坐在地上。

五步倒狰狞的蛇头一动,朝王石蛋咬来,快如电闪。

脑子里初祖记忆一闪,王石蛋立即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土,运劲对准五步倒撒去,说来也奇怪,五步倒遇到沙土,就像面粉遇水一样,立刻缩成了一团。

现在是狭路相逢勇者胜,王石蛋一咬牙,蹿了上去,手快眼疾,直接用药锄按住蛇颈七寸,几乎是同时,一只脚猛地踩住五步倒的蛇身后段。

凶狠的五步倒蛇王就发不了威了。

五步倒虽然凶悍,但也是味仙药啊,王石蛋从初祖记忆里知道,五步倒泡出来的蛇酒色泽清澄,味道清润芳香,具有祛风、活络、舒筋活血、祛寒湿、强壮滋补和治疗跌打损伤等功效,还是治疗麻风病的特效药。

把这条五步倒蛇王逮回去泡两坛酒,那要值老鼻子钱。

石蛋爸要是每天喝一杯蛇酒,治愈的把握又多了几分。

王石蛋右手小药锄没松,弯下身去,左手慢慢摸到五步蛇的七寸,手似铁钳,运劲狠狠一掐。

五步倒痛得猛地挣扎起来,蛇身扭曲,往松软的腐殖土沉了下去。

不好,五步倒蛇身要是脱离了王石蛋的脚,就能施展出凶威!

王石蛋眼疾手快,丢了药锄,一把抓住蛇尾,然后直起腰来,左手掐七寸,右手抓蛇尾,双臂伸直,像甩拉面似的,猛地甩了起来。

太紧张了,王石蛋也不知道甩了多少下,感觉到五步倒蛇身软了下来,左手还是捏着七寸,右手从背包里取出一根布袋,这是姜兰花给他塞进去的,村民进山,都带着根布袋,此时王石蛋才明白,这不是装药材的,而是用来抓蛇的。

扎好袋口,王石蛋掂了掂,麻蛋,这条蛇至少有五六十斤,长吐了口气,才发现冷汗把t恤都打得完全湿透了。

这儿会不会是个蛇窝?

万一一窝蛇跑出来咋办?

王石蛋一想有些害怕,赶紧挖金线葫芦,先将五步倒盘踞这株金线葫芦挖出来。

好厉害,这根至少有五六十公分长,王石蛋知道三十公分长的金线葫芦就能卖上万元一根,这根金线葫芦简直逆天了,不知道值多少钱?

王石蛋目光一扫,又在附近挖了几株金线葫芦,但都没五步倒守护的这根粗,赶紧装在背包里。

幸亏这背包是装登山器材的,否则王石蛋还拿不了这么多药材。

到了悬崖下,王石蛋发现身上的t恤跟水里捞起来似的,黏在身上难受,干脆脱下来,塞在背包里,然后手脚并用,利用升降器,很快攀上了悬崖。

一阵脆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。

王石蛋没想到在山顶也有信号,一看是林韵儿,接了电话,“林总,什么事?”

“王石,几百斤黑鱼今天就全卖完了,还有那几十斤石头鱼跟雅鱼,非常受顾客欢迎,明天是星期天,顾客更多,你能把鱼送来么,我还是在山脚等你。”林韵儿在电话里兴奋地道。

“嗯,没问题,有……了渔船,今……今天晚上我就去下网。”王石蛋喘着粗气道。

“你在干什么,气喘吁吁的,我说王石,你不会大白天——”

“林总,我咋坏蛋了?”王石蛋一听,跟只鞭炮似的炸了,“为了你的脚,我给你采药配制黑玉断续膏,刚从悬崖下爬上来,还遇见一条五步倒毒蛇呢,差点都被毒蛇咬了。”

“我不信,你用视频通话我看看。”林韵儿被王石蛋吼,不服气道。

王石蛋按开了视频通话,然后将手机拿得远远的,尽量拍到悬崖的景色。

夕阳西下,崖石险峻,王石蛋光着上身,一身贼腱子肉被夕阳镀了层金光,脚下是鼓鼓囊囊的大背包,还有登山器材,那画面跟男模似的,林韵儿看得一阵脸热心跳,不由想起王石蛋给自己治脚,男人头女人脚,中看不中摸,不但让王石蛋摸了,还按摩推拿了,那种幸福的感觉忘不了啊。

对王石蛋的攀岩采药,林韵儿有些向往。

林韵儿虽然看着清丽苗条,但这白富美开福特猛禽,玩哈雷摩托,骨子里有种冒险精神,喜欢户外运动。

王石蛋拉开大背包,指着药材道:“这是配置黑玉断续膏的药材金续断,这么粗的野生金续断,你去网上搜搜,看有没有?”

林韵儿在电话那边没吭声。

“这是金线葫芦,又叫兰花参,六七十厘米长,估计也有百年吧,也值好几万吧。”王石蛋继续介绍道,看能不能引起老总林韵儿的兴趣,卖个好价钱,“看见这条布口袋吗,里面的五步倒至少有五十斤重,泡出来的蛇酒一定疗效好——”

“好了,好了,王石,我相信你,记住明天早点把鱼送过来,还有其它野鱼,越多越好。”林韵儿似乎对王石蛋的药材不感兴趣,叮嘱了几句,就掐了电话。

 

第二十章

王石蛋有些郁闷,五步倒就不说了,毒蛇让人害怕,但野生的金线葫芦是仙药,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名贵药材,怎么林韵儿不感兴趣呢?

太阳快落山了,还是早点回去吧,王石蛋背上大背包,将绳子挎在腰间,像来的时候一样,异能真气流转全身,踩着灌木施展轻功草上飞。

王石蛋鬼着呢,要是用刀从灌木丛中砍条路出来,没准就让其他村民发现了山沟里的仙药,他还赚个毛线钱?

王石蛋到了停靠摩托车的地方,把药材跟五步倒分别放在两个帆布水箱,然后把登山器材装在背包里,收拾妥当,发动摩托,朝着鱼泉村飞驰而去。

有异能真气,王石蛋有惊无险,安全到了鱼龙观附近,刚松了口气,忽然前面林子的转角处,传来少女的惊叫声。

“啊,刘大壮,你拦住我干啥,你让开,要不然我……我喊人了!”

“秀秀,你……你知道我喜欢你,只要你答应做我媳妇,我就立刻去你家提亲。”

王石蛋熄了火,摩托靠着惯性将滑了过去,转了个弯就看见,一个壮得跟头牛似的汉子,将一个萝莉妹子堵向路边的树林。

那汉子是刘家的老大刘大壮,年龄都三十好几了,还是个光棍,萝莉妹子就是秀秀,比王石蛋小三岁,刚满十八,模样清秀,细胳膊细腿,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秀秀将一大背篼蘑菇和草药抱在胸前,睁着惊恐的眼睛胡言乱语:“大壮哥,你别,我有对象了!”

“谁,谁他妈敢抢老子的女人,他就是铁匠铺的料挨打的货,老子从小练古拳呢!”刘大壮将秀秀逼到一棵大树前面

“我……对象是王石蛋。”秀秀随口胡说道。

“王石蛋——他蝙蝠身上插鸡毛,算什么鸟?”刘大壮双手抓住秀秀的肩,要来硬的。

王石蛋悄无声息从摩托下来,然后走了过去,到了刘大壮身后,猛吼了一嗓子,“畜生,放开那只qinshou!”

王石蛋没注意到他说错话了,吼声未落,已经将左脚伸在刘大壮两腿,然后蹬地借力,腰身拧旋,全身凝成一股浑圆的整劲,朝他腰胯部位猛地一坐。

“啊!”刘大壮惊叫一声,感觉一股大力撞来,但脚下被别住,身体失去平衡,双臂连续挥舞,连退了好几步,努力想维护身体的平衡,感觉这辈子从来没这样努力过,可惜也没站稳,“咚!”的一声,摔了个仰八叉!

秀秀被刘大壮带了一下,也向侧边跌去,王石蛋倏地出手抓住了秀秀的香肩,免得她也摔出去。

王石蛋跟秀秀距离很近,细细一看,才觉得,她真是个美人。

不过秀秀刚才听得清楚,王石蛋吼的畜生放开那只qinshou,撅着小嘴,谁是qinshou,你才是qinshou。

刘大壮到底是练家子,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了起来,感觉在秀秀面前被王石蛋打倒,面子都丢光了,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脸上,怪叫一声,“我去,王石蛋,你他妈吊死鬼打粉插花—死不要脸,我跟秀秀正谈呢,你也来横插一杠子,看老子不把你打到哭不出来——”

刘大壮捏着钵大的拳头,像头野猪冲了过来,气势惊人,接近王石蛋四五步的地方腾空而起,肩膀根节都在剧烈抖动,拳头仿似出膛的炮弹,对着王石蛋的脸颊砸去。

王石蛋看也没看,倏地抬腿,异能真气迅速流转脚上,后发先至,一个迎面顺手脚猛地蹬出,“啪!”地一声,这一脚结结实实蹬在刘大壮胸口。

刘大壮整个人像抛沙袋一样,被蹬了出去,直接飞出去好几米才砸在一棵树上,落了下来。

以前王石蛋跟刘大壮比划过,刘大壮身手还强点,现在王石蛋得到初祖传承后,一脚力量有多大,连他自己都有点害怕。

“刘大壮,今天我警告你,再欺负秀秀,我揍得你爹妈都认不出来你,赶紧牛屎虫搬家滚蛋!”王石蛋扭头看了一眼,威风凛凛道。

刘大壮落在地上,身体卷曲得跟熟透大虾一样,揉着胸勉强爬了起来,哼哼唧唧道:“王石蛋,你……你他妈偷袭我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你等着——哎哟,太痛了。”

王石蛋看在同村的份上,出脚还是有分寸,没让刘大壮从此躺着养伤,不然刘大壮能爬起来?

刘大壮过来拿他的背篼,为了找回面子,故意拿出一株巴掌长的药材显摆道:“秀秀,你瞧我今天采的药材,今天我还采到株石壁吊兰,能卖一两千呢,王石蛋除了钓黑鱼,他敢进山产采药吗?”

石壁吊兰就是石斛,唐代的道藏将其列为中华九大仙草之首,是历代帝王孜孜以求的养生延寿极品,号称植物黄金,刘大壮也是想媳妇都想疯了,采了株石壁吊兰就觉得牛逼了,就打秀秀的主意?

王石蛋呵呵一笑,转过身去发动摩托,驶了过来,打开帆布水箱,露出他采的药材。

秀秀初中毕业后就回村务农,经常进山采药,认识药材,一见王石蛋的药材,惊讶得小嘴能吞鸡蛋:“这是金续断,怎么有这么粗的?这是几十年的药材吧?”

王石蛋又指着一株完整的金线葫芦,故意问道:“秀秀,这是啥药材?”

因为金线葫芦既可以炮制,也可以鲜切,所以王石蛋把一株较小的金线葫芦连根带叶地挖了出来,准备回家栽,以后给他爸用。

“这是——”秀秀惊叫出声,一脸的羡慕嫉妒恨,“啧啧,我的天,这不是仙药金线葫芦,一株能卖上万呢,这么粗这么长,不知道能卖多少钱?”

刘大壮看着王石蛋的药材,眼放绿光,都快看傻了,咋王石蛋进山就采到百年仙药呢,他还是采药老手,现在也没把挣媳妇的钱攒够,

王石蛋这下他发财了,要是他是秀秀,也选王石蛋做男朋友。

王石蛋斜了刘大壮一眼,笑咪咪道:“怎么样,秀秀都说采的药比你粗,比你长。”

刘大壮吞了一口口水,回过神来,脸上满满都是羡慕嫉妒恨,谄笑着问:“石蛋,不,石蛋哥,你从哪儿挖的仙药,咋我跟秀秀经常进山,都没遇见呢?”

王石蛋笑了笑,“刘大壮,你的智商真让人着急啊,又粗又长的仙药,能给别人说吗?”

刘大壮脸讨了个没趣,揉着胸口骂骂咧咧离开了,走的时候还看了秀秀一眼,目光不怀好意。

王石蛋望着刘大壮走远了,这才转过头来,笑眯眯道:“秀秀,没事了,哥帮你教训了刘大壮,他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了,既然你说哥是你男朋友,就让哥用摩托把你送回村吧。”

虽然姜兰花对王石蛋表白过,但王石蛋心里划着线,柳春妮就不说了,还没泡到,想不到秀秀暗恋他,心里乐不可支,总算有个女朋友了,要是秀秀坐在哈雷后座,因为两边有帆布水箱,只有跟王石蛋贴着坐,山路颠簸,再来个急刹,不知道有多美?

鹰刀的《至尊医神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至尊医神》就可以了哦~

至尊医神

至尊医神

作者:鹰刀状态:已完结

让人一直关注王石蛋柳春妮的小说就是《至尊医神》,它的作者正是鹰刀大大,
至尊医神可是鹰刀的最新小说,《至尊医神》王石蛋柳春妮精彩可在线阅读,快来看看吧:鱼龙观边小山村,深山里的美人窝。乡间小子偶获异能医术,捕野鱼采仙药,赚钱发展山村,手到病除,医术超神,却治不好她们的相思病……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