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1-05 13:33:49作者:雁来忆君

嫡女乐逍遥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,主角是肖瑶,是雁来忆君创作了肖瑶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,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:肖瑶的自我评价是,乖巧,懂事,淑女一枚。在别人眼里她却是调皮,卖乖,躲懒混日子。喂,喂,喂本姑娘貌美如花这样大的优点,为什么不提。家人纷纷附和,对,借了你被只狼崽子盯上的光,我们也无奈地成了皇亲国戚。肖瑶委屈地说:“我也不想呀。”某男酷酷道:“娘子,你说什么,为夫没听清,请你再说一遍可好!”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嫡女乐逍遥》在线阅读

《嫡女乐逍遥》嫡女乐逍遥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肖瑶 免费试读

嫡女乐逍遥全文免费阅读

第十一章 过年

  天青色的账顶,湖蓝色的锦被,熟悉的味道,这里是……爹娘的房间。看来自己没有死,两个混小子,差点被他们谋杀掉。想想心里挺憋屈的,如果是别人,还能报个仇,雪个恨什么的。两个无心之下犯错的小孩子,让人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,算了,本小姐大人大量,不和你们计较。经过这件事真希望自己快点长大,至少能说能走,也算有点保命的本钱不是。

  床前矮榻上,肖敬康垂头坐着,看不清神色。也许是父女连心,肖瑶刚睁开眼睛,榻上的人就转头望过来,“平安,平安你醒了,疼不疼,饿不饿。”女儿昏睡了一天一夜,终于醒了,太好了。肖敬康好想抱抱女儿,又怕碰疼她,只好贪婪地看着,忘记叫大夫,也忘记告诉其他人,幸亏有机灵的小丫头跑出去报信。

  肖瑶心里暖暖的,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把家里人吓坏了,不知娘亲、哥哥、二婶、三婶他们得担心成什么样子。她想安慰一下爹爹,可惜虚弱无力,心口发闷,那挤出的笑容比哭好看不了多少。

  “对了,快去请大夫,快去告诉太太她们。”终于意识到自己忘了非常重要事情

  的肖敬康,急忙吩咐人去传话。

  已经走到门口的佟明玉瞪了眼后知后觉的丈夫,闪身进屋,轻柔地抚摸女儿的头发,眉眼,和小手,未语泪先流。不敢想象,若是真发生了意外,若是女儿真有个万一,自己该怎么活下去,还能不能活下去。

  可怜的女儿,生下来就没有哥哥身体好,又意外受伤,今后一定得看好,再不能马虎大意。

  去请大夫的家丁正巧在门口遇到来复诊的赵大夫,恭恭敬敬把人请进屋,这时

  肖家人已全部聚集到了雅园。赵大夫认真详细地为肖瑶检查了一遍,开了药方,结论和上次一样,慢慢养吧。

  肖俊从来没和妹妹分开这么久,恨不得扑上去,任谁劝阻都没用。

  “你还好意思找妹妹,她被你害得受伤了知道吗?”肖敬康真想再拍儿子一顿。

  “大哥大嫂对不起,都怪阿琦这小子,我这就把他抱来,打他一顿,给平安出出气。”懵懂无知还傻笑的儿子,昨晚已经被修理过一次了,今天看见平安顿时觉得昨晚打的有点轻,李娇莹开始挽衣袖。

  “阿俊和阿琦才多大,懂什么,现在平安这不没事吗!”一个个太不像话,眼神如刀,亲爹偏心,当婶婶的也偏心,秦氏的脸色阴沉,声音微冷。

  佟明玉垂头敛目,忍下心底那抹异样,让儿子凑近看了看平安,两人毫无芥蒂聊起天,肖俊雀跃,肖瑶偶尔附和。还缺小胖子呢?怎么不在,当时可是把自己压个半死,羞愧难当,还是畏罪潜逃了?

  见肖瑶四处打量,肖敬康问女儿“是找阿琦吗?”

  “嗯。”肖瑶点头,亲哥不计较,堂弟必须待遇相同才行,大家以后还要在一起愉快的玩耍呢!

  秦氏满意的点点头,孙女表现挺好,心里对她那点不满烟消云散。佟明玉见婆婆笑了,放下心,女儿即使讨不到祖母的欢心,也不能惹来厌烦,一家人可别因此事生分才好。

  肖瑶这一病,家里过年的气氛都淡了几分,重新分配来的人加倍小心的伺候着。肖瑶也发现身边的人重新换了一批,只有巧月和巧思因为那天为佟明玉在外办事,躲过一劫。话说回来,如果那天她俩在场,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。经过细心调养和治疗,肖瑶的身体正在一天天变好。直到这时家里人才有了心情和精力,迎接新年的到来。

  袁雨桐挺着已经到了预产期的大肚子,满后院的散步,相对于婆婆妯娌的忐忑不安,人家是从容淡定,常常指着肚皮教训里面那个,“再敢调皮捣蛋,小心出来以后挨揍”。肖瑶却担心,是不是自己受伤那天把三婶肚子里的宝宝吓到了,要不怎么还不出生,迟迟不肯现身的会是个小七呢?还是二妹呢?

  祖父、三叔陆续来信,年关岁尾总会格外思念远方的亲人。秦氏不由想起两年没回过家的小儿子。四个孩子里,数他长的最英俊,玉树临风,潇洒不凡,就因为京都有人议论他貌美像女人,一气之下跟着致仕出游的钱太师走了,至今未归,今年也不知道回不回来?

  吃过腊八粥,转眼到小年,年味越来越浓。

  肖瑞由大哥护着在院子里放鞭炮,肖俊和肖琦趴在窗边看热闹,肖瑶坐在二哥怀里听他给读书,一篇篇繁体字,让她有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,读了一段,肖铭低头问妹妹“平安听懂了吗?好不好听?”

  “好”肖瑶大声回答,内容无关紧要,心意必须领。

  一屋子人齐刷刷看过来。

  “好兆头,平安说好就一定好,小孩子从不说假话。”秦氏大乐。

  你一句,他一句,把肖瑶夸的低下头,她扭扭小身子,往哥哥怀里拱,做害羞状。十个多月的小孩会说话不知道正常不正常,以后要多像五哥学习学习如何做小孩,千万别演过了。

  肖扬正襟危坐,书不离手,见妹妹好奇的看过来,扬扬书本,简单问了两字“读吗?”

  肖瑶果断摇摇头,之乎者也完全听不懂,还是杂书好看。肖熠将妹妹和手中的书一并送给弟弟,两人纠结对望,什么情况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。肖瑶不想三哥为难,偷偷瞪了二哥一眼,自己端起书本看起来,咱自学,懂不懂的没关系,这样大家都自在。肖扬费了好大力气说服自己,接过被妹妹拿倒了的书,认命地读起来。

  新年到了,袁雨桐依然没生,因肖瑶伤势好转刚刚恢复的平静生活,再度紧张起来,反而是袁雨桐不断安慰大家,别担心,没关系。三个红彤彤的小娃娃,在哥哥们不厌其烦的教导下,依次给长辈们行礼,肖俊动作生硬,肖琦险些栽倒,惹来笑声一片。轮到肖瑶时,只见一身火红绣金鱼锦缎衣裙,精致如画的小姑娘,笑眼弯弯,在二哥的搀扶下摇摇摆摆走向祖母,弯腰,双手叠握,行礼叩头,最后脆生生说着“好”显得特别可爱,灵动。

  秦氏心花怒放,孙女也越看越顺眼。

  “平安快给二叔二婶问好,有压岁钱。”肖敬泰挥动手中红包诱惑道。

  肖瑶俏皮一笑,轻轻摇头,绕过二叔,走向爹娘行礼后 ,然后才是二叔二婶,来到三婶身边时,肖瑶用小手摸着滚圆的大肚子,笑容灿烂地连说出三个“好”。

  到了日子孩子偏偏不肯出来,袁雨桐虽然安慰别人说的好,一个人独处时,难免心焦,夜不安枕,也怕有个万一……今天肖瑶的举动,让她莫名心安。不都说小孩子的眼睛能够看到许多大人看不见的东西吗!这么说来,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很好,什么问题也没有对不对!

  “好,我们平安最好。”袁雨桐眼眶微红,无比温柔的说。

  这孩子真是贴心,如果能生一个像平安一样漂亮、懂事的孩子该有多好呀!

  

第十二章 娘家

   在全家上下翘首企盼中,大年初二,怡园,三房第二个孩子,终于降生了。姗姗来迟的不是七少爷,而是二小姐。尽管由于她的到来,令佟明玉和李娇莹无法在初二这天回娘家,有些遗憾,妯娌两个却因为孩子出生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。最近一段日子过得可谓是提心吊胆,草木皆兵,现在总算可以松口气了。

  第二天,初三,佟明玉催促李娇莹先回娘家,自己是长媳留下理所当然,再说家里一个不理事的,一个刚生产的,总得有人照应。对此肖敬康很觉抱歉,佟明玉并不放在心上。这一延期,直到初六才脱开身。

  佟尚书老两口空欢喜了好几天,也没等到女婿、女儿,特别是外孙和外孙女,怨念颇深。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找个长子做女婿,想看一眼孩子,望眼欲穿加排队等候,比进宫还难。

  盼星星,盼月亮,终于把小女儿一家人盼来了。

  大外孙俊秀挺拔,既有军人的如松身姿,又有文人的儒雅气韵,冰蓝色崭新衣袍的衬托下更显少年风度翩翩。老二端方沉稳,一身书生打扮,彬彬有礼。一对龙凤胎穿着同样的大红锦衣,男孩的衣领、袖口镶着黑色毛皮,女孩衣服则是镶着白色毛皮,好似金童玉女下凡。

  佟家人丁兴旺,嫡出的就有两子两女,大儿子佟广宇外放,娶妻王氏,共有两子一女,皆已成婚;二儿子佟广辉任国子监祭酒,娶妻章氏,育有两子两女,其中一子一女已能谈婚论嫁,另外两个在十岁左右;大女儿佟明岚,嫁入闻府,生有两子,成亲一个,另一个比肖熠还大。

  所以细数下来肖俊和肖瑶在佟家这里排在最末,无疑是最受欢迎的,没有之一。佟家已经多年没有这么小的孩子出现了,龙凤胎,相貌好,想不讨人喜欢都难。

  舅舅,舅母,表哥,表姐围上来一圈人。捏捏小手,摸摸头发,更有要求亲亲的。肖瑶只觉得犹如坐过山车一样,被从这个怀里,挪到那个怀里,也不知他们抱孩子的技术如何,万一掉下去……耳朵里听着欢声笑语,心里却紧张异常。好在转了一大圈后,稳稳落在佟夫人怀里,真想拍拍小胸脯,安抚安抚自己,终于安全着陆了。

  “夫人,你怀里的是平安对吧,来,换换。”

  “抱哪个还不都一样,不换。”

  “你更喜欢外孙不是吗?”

  “在我眼里两个孩子没区别。”女婿还在旁边,你这么明显地嫌弃人家儿子,好吗!

  “我也没说有区别,你不知道,看见平安我就想起老肖那张肉疼的脸,心情大好。”一副只要他不开心,我就特别高兴的样子。

  肖俊小手快速伸向外祖父的下巴,拽住一把胡子,用力扯了扯。人小力气可不小,佟尚书疼的直哎呦,差点松手扔了外孙。

  “让你编排人家祖父,阿俊替祖父报仇呢!”佟夫人乐的身体打颤。

  “你现在可是在我手里,敢胳膊肘往外拐,小心屁股开花。”佟尚书解救出自己胡子,放出狠话。

  “我身上怎么湿了,这个混小子,尿了我一身……”

  “别动,吓到孩子,会落下毛病。”佟夫人硬是按住丈夫,没让他动,直到外孙释放完才松手。

  原本只想过过嘴瘾的佟尚书赔了胡子搭身衣服,心情怎是憋屈二字形容得了,这小子是老肖特意派来折磨自己的吧!

  五哥的童子尿真是百发百中,所向披靡,坑完二叔,坑外祖父,连自己都有点怀疑,五哥是故意这么做的,深藏不露呀!

  佟明玉接过儿子,拍他两下“看你干的好事,父亲您快去换件衣服,千万别着凉。”

  “我去换件衣服。”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尿了一身,或许外孙送过老肖同样的礼物也说不定,想到此,心里顿时平衡了。

  佟广辉领着男人们去了前院,留下妇孺,说起体积己话。聊了一会儿,章氏想去厨房看看菜色,被婆婆拦住:“我一早已经吩咐过了,她们还敢怠慢女婿一家不成,你安稳坐着,小心无大错,自己上心些。”

  佟明玉听着话里有话,略一思索,惊讶地问:“二嫂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娘,您看让小妹笑话了吧。”大女儿马上要成亲了,自己又怀孕,让人难为情。

  “她还不是和你一样的情形,这种事多着呢,你怕什么。”佟夫人开导EX妇,朝女儿满含深意地瞄了一眼。

  “娘说得对,我们这是有福气,别人想还未必有呢!多长时间了,有没有什么反应。”佟明玉细细问道。

  “刚刚发觉,反应暂时没有,毕竟年纪这样大了,我还是有些担心。”章氏忧心忡忡地说。

  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我生两个都平平安安的,和生阿熠,阿扬用的时间差不多,你就放宽心吧。”别说有母亲暗示,凭着姑嫂两人感情,佟明玉也会尽力安抚二嫂,放松心情对大人、孩子都好。

  听了佟明玉的话,章氏惶惶不安的心情得到缓解,小姑子能平安生产,自己一定也能行。

  佟夫人赞许地看了女儿一眼,孕妇多思多想对胎儿不好,别人说什么EX妇恐怕听不进去,唯有情形相似的小女儿的话,她才会听。难怪人人都说女儿贴心,真没说错,这下大家可以安心了。

  做女人难,做古代的女人更难,无数规矩压在头上,三从四德要遵从,贤良淑德要谨记,哎呀!突然好想回到现代去,可惜没人听到自己心声,记得有句话是活在当下,一直挺喜欢。用心过好每一天,让自己无憾,做好自己,关爱亲人,余下的事顺其自然。肖瑶收回飘远的思绪,在外祖母怀里摆个舒服的姿势,耳边是呢喃细语声,缓缓闭上眼睛睡去。

  午饭分男、女两桌,并没用屏风遮挡。精力旺盛的肖俊四处寻找妹妹身影,已经可以吃些软糯饭菜的他,对大家抛弃妹妹享受美食的行为十分不满,弄得面前碗筷叮当作响。

  “这小子准是老肖派来和我作对的。”佟尚书越来越肯定道。

  “啊,啊”很明显的处于不高兴中。

  “是饭菜不合口味。”二舅猜测着。

  “啊,啊”如同炸毛的小动物,高声喊叫。佟家人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  “他是找平安呢!吃饭了为什么不叫妹妹。”肖熠解释着。

  肖扬点头认同,小五这个哥哥虽小了点,疼妹妹的心一点不比二哥和自己少。

  “不错,不错。”是个好哥哥,从小就知道护着妹妹,佟尚书忽然看外孙顺眼多了。

  一顿饭在肖俊故意捣乱,大家心满意足中结束。

  佟明玉刚离开饭厅,远远看见李娇莹身边刘嬷嬷急步向自己走来,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?

  “见过大太太。”行礼之后接着道:“二太太让奴婢前来禀告一声,方家来人了。”说完迅速观察看了佟明玉脸色,垂头静立。

  佟明玉眯了眯眼,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。

  “现在何处?”

  “就在咱们府里,说是京中宅子要收拾一下,暂时借住几天。”这说辞谁信,当别人三岁小孩呢!

  “阿朗在家里吗?”肖敬康既不想儿子娶方家女,也不想侄子娶。

  “回大爷话,大少爷一早就出门,与几个同窗拜访老师去了,不知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 肖敬康和佟明玉同时松口气,没机会见面就好,今天见不到,方家人暂住期间也不必见到。

  

第十三章 来客

   佟明玉回身对父母兄嫂抱歉道:“父亲,母亲,家里来了客人,我先回去了。让阿熠和阿扬留下,请二哥有时间考较一下他们的功课。”

  “那就留下来吧,正好我最近有时间。”佟广辉虽不知肖家发生了什么事,妹妹的请求却一口应下。

  多少了解些内情佟夫人什么也没说,吩咐下人把备好的回礼装上马车,佟明玉让巧月去抱睡着的肖瑶。

  “平安还睡着,要不也留下吧。”佟尚书舍不得外孙女,至于外孙,赶紧抱回去,想到混小子,身上还觉得湿哒哒,臭烘烘,一点都不舒服。

  “知道您喜欢平安,过几天我们抱她来接阿熠和阿扬,让您抱个够。”孩子不可能都留下,回趟娘家,四个孩子留下三,说不过去,再说自己也离不开女儿。于是顶着岳父不善的目光,肖敬康紧紧抱着女儿头也不回的走向佟家大门口,没走出几步,就听到重重冷哼声和岳母因为某人计谋没得逞爽朗的笑声。

  肖敬康连忙回头讨好妻子,得到白眼一枚,低头可怜兮兮对着女儿嘟囔“爹爹这可是都为了你,你千万不能抛弃爹爹,不然爹爹就太可怜了。”

  回到肖家夫妻两人先送孩子进雅园,肖瑶已醒,佟明玉吩咐人下去熬药,经过一段时间调养女儿恢复的不错,用药由一天三次改成早晚各一次,除去剧烈运动,基本与常人无异。肖俊大概折腾累了,睡的像小猪一样。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两人换好衣服,才往宁合堂去。

  此时的上房,秦氏正陪着一对锦衣华服,披金戴玉,年约五十左右夫妻模样的人,闲聊喝茶。下首坐着对年纪较轻的男女,他们身后站着一男两女三个十几岁的少年。

  “见过母亲。”

  肖敬康和佟明玉给秦氏行礼问安。

  “来见见你方家表舅。”

  肖敬康微皱眉头,什么方家表舅,自从外祖父去世,二舅舅当家,两家来往渐少。母亲怪二舅舅夺了大舅舅的当家之位,十分气愤,二舅舅因肖家不肯帮衬,多有抱怨。虽然现在两家关系有所缓和,却是再也回不去从前。这方玉富是二舅母的哥哥,不知算哪门子的舅舅。

  “见过方家表舅,表舅母。”佟明玉上前施了一礼,不过是一个称呼,叫过也就算了。现在还不是闹翻的时候,只当博婆婆一笑,仅此而已。

  “这是大郎和大郎XF吧,京都的人就是不一样,看看这气度,看看这模样,我敢说在徐州再也找不出第二个。”方夫人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,谄媚至极。

  佟明玉淡淡一笑,走到已经坐下的丈夫旁边优雅落座。方家,从前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,全无印象,喜欢是绝对没有,讨厌吗?谈不上。今天一接触佟明玉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,想摆脱,恐怕不容易。只要肖家还顾忌名声,顾忌秦氏的名誉,除了妥协,别无他法。

  好在当年两家的约定模棱两可,只说肖家和方家孙辈联姻,谁家娶谁家嫁另议,留下隐患,也留下转圜的余地。如果说当时秦氏是惊吓之余,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方家的要求。那么方家呢,佟明玉嘴角露出一抹讥笑,是因为肖家没有背景,没有依靠,前途并非一片光明,亲事成了,多个武将亲家很好。武将出事的多了,万一肖家出事或没落,只凭一个口头约定,反悔谁能把他怎么样,真是进可攻,退可守。

  现在肖家飞黄腾达,儿孙出息,方家来了,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。

  “青莲,青荷,来见过佟大人,佟夫人。”方夫人招两个女孩上前见人,笑道:“把你们的礼物拿出来,怎么没见几位小少爷和小姐?”

  “什么佟大人,佟夫人的,何必见外,就叫……”还真有点算不明白是什么辈分,秦氏微愣。

  “应该称呼佟大人,佟夫人的,礼不可废,规矩要从现在立起来才行,日后自然该怎样叫,就怎样叫。”等成了一家人,再改口。

  透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这就试探上了吗!佟明玉也没想瞒着回道:“孩子的舅舅怕他们过年只顾玩耍,落下功课,说是要考考,趁着我哥哥现在有空,哪里不会也好指点一、二,两个小的倒是回来了,可惜路上睡着了,只能等明天再过来见礼。”

  方玉富夫妇不禁对视,眼里风云翻涌,真是巧呀!肖家大房适龄的男孩留在外祖家,二房的男孩拜访师傅未归,今天是一个正主没见着。什么意思?不言而喻,希望自家主动退出吗?方玉富心底冷哼,休想。若是肖家大不如前,不用他们开口,亲事自己提都不会提起,如今肖家日益昌盛,想反悔也要看自己愿意不愿意。当年如果白纸黑字写下婚书就好了,谁能想到呢!他们还真的在京都,在朝堂站稳了脚,还有了一个比一个厉害的亲家,真是鸿运当头,福星高照呀!

  “来日方长,有的是机会,我们会在京都留一段时间,处理一些事情,什么时候处理完了,再离开。”一直没开口的方玉富开口道。

  就是说与肖家的亲事确定下来,他们才有可能离开,否则……

  秦氏垂下眼睑,手里捻着佛珠,心里那一丝后悔再次扩展。

  佟明玉起身谦恭地对婆婆道:“我去厨房吩咐一下,让他们拿出看家本事,今晚好好招待远客。”

  “儿子书房里还有事情,先告退了。”

  实在没有心情留下来应酬,肖敬康和佟明玉一致选择离开。

  “你们也累了一天,今晚就不必过来用饭了,在自己房里吃吧,顺便告诉晴园也不必来了,反正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呢!”方家在徐州呆的太久了吗?还是太不了解肖家人,以为会受他们恐吓,自以为是。事情是因自己而起,秦氏选择了维护儿子XF,表明立场。

  “是,儿子(XF)告退。”肖敬康直接走人,佟明玉浅施一礼告辞而去。

  “妹妹,你看这……”孙女礼没见成,之前所有准备全都白费了。肖家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,下马威来的太快,第一次见面就如此蛮横,孙女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?这完全是方夫人单方面想法,在方玉富心里,家族利益高于一切,只要确定两家关系,让自己顺利打开京都市场,并站稳脚跟,牺牲个把孙女,根本不在意。如果不是肖家先把孙子藏起来,给自己难堪,刚才的话也不会出口,哼,看你们能躲到什么时候去。

  肖敬康和佟明玉,沿着去向雅院的甬道缓缓走着,看出主子心情不佳,下人们越发小心翼翼。

  “大哥,他们提了什么要求吗?比如……”定亲,人选。

  肖敬泰一身官服,佩剑依然挂在腰间,可见是直接过来的,轮到儿女的事情,任凭是谁都淡定不了。偏偏事情又有些棘手,重不得,轻无用,难办。

  “也许我该这样到上房转一转。”肖敬泰拍拍佩剑,挺挺腰杆。

  “也许你该直接用上它,效果或许会更好些。”肖敬康清清淡淡地说。

  事情比想象的严重,肖敬泰夫妻同时得出结论,虽郁闷,却不太在意。堂堂将军府,还会怕他一个商贾不成,大不了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想通后,兄弟俩对饮去了,妯娌俩相携看孩子去了。

  

第十四章 热情

  第二天,方夫人带着两个孙女,早早来到秦氏的宁合堂,殷勤备至,将丫鬟的差事干了个遍。于妈差点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是客人,而方夫人她们才是专门伺候夫人的奴婢。秦氏也很不自在,这是为了昨天的事情道歉, 还是怕自己反悔不认约定?

  一顿饭,一个被伺候的没了胃口,一伙忙忙活活没吃几口,结果都不自在,还累的够呛。

  秦氏从不让EX伺候用饭,早起问安。这一发现令方夫人眼前一亮,孙女以后有福了,肖家的优点可真不少,没妾室,没通房,太婆婆温和,婆婆出身名门,有地位,有金钱。简直没有比这再合适的人家了。今晚劝劝老爷,一定把握这次机会,争取将亲事早日定下来,最好两个孙女都能定给肖家,想法一出,方夫人被自己惊到,希望不大,却值得一试不是吗?

  佟明玉和李娇莹带着三个孩子给秦氏请安。方夫人忙叫人取来送给他们的见面礼,男孩是玉佩,女孩是玉镯。

  “早就想见见龙凤胎了,这辈子还是头一次有这样的机会,啧啧,菩萨座下的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吧。”方夫人嘴里夸着,眼睛也没闲着,不得不说京都的水真是养人,尤其那个小姑娘,见过的孩子里得数头一份,男孩同样出众。这是不是说明肖家人相貌都很出众,孙女婿虽未谋面,必定也是相貌堂堂。

  一定是这样,如果长相平平,以肖家想解除婚约的想法,应该让人出来见个面才对。一面也不让见,是怕被缠上吧,可恶,绝不会让他们得逞。

  肖瑶手里把玩着玉镯,眼睛望向两位方小姐,一个眼角长了个鲜明的痦子,皮肤有点黑;一个长得倒是清清秀秀,可惜审美观让人不敢恭维,满头珠翠,衣服五颜六色。肖瑶悄悄数了一下,至少六种颜色,哪个是“SZ”呢?真心有种自家鲜花要被插在牛粪上的感觉,惋惜的小脑袋直摇晃。

  “陪你们弟弟、妹妹玩去吧,我这两个孙女最喜欢小孩子了,在家里时哥哥家里的孩子大多时候都是她们照顾。”看看多贤惠的XF人选。

  不等肖瑶做出反应,肖俊站起来伸开手臂挡在弟妹面前,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。肖琦坦然地接受着哥哥的保护,抬手试图把玉佩放到肖瑶头上,一定很好看。肖瑶拿过玉佩塞进他腰带里,拍拍,肖琦以为是在做游戏,乐颠颠的又翻出来送给肖瑶,推来送去,开心不已。

  方夫人悄悄推了大孙女一下,哄孩子还不会吗?

  “啊,啊”肖俊母鸡护小鸡一般,就差冲上去了。两女孩十分不情愿的挪步上前,肖瑶在心里啧啧,这么不情不愿还得往上凑,难为人呢!方夫人你不觉得有点逼那啥为那啥的感觉吗?

  一阵浓郁的香气传来,我去,两位小姐这是扑了多少粉。“阿嚏,阿嚏,阿嚏”肖瑶喷嚏打的眼泪花都出来了,赶紧往后挪了挪,揪揪小鼻子,谁来救救我吧。

  李娇莹可没有佟明玉那样顾全大局,不好意思。急步朝肖瑶奔去,也挡住姐妹两人的路。

  “哎呦,这是怎么了,快来让二婶看看,真让人心疼。”

  肖瑶扑进李娇莹怀里,把头埋在二婶胸前,这下舒服多了。二婶平时也用香粉,但是淡淡的,幽幽的香味十分好闻。

  这场面就有点尴尬了,两位方小姐进退两难地站着,肖瑶搂着李娇莹不松开。

  “妹”肖瑶挤出一个字,用手指向外面指了指。

  “想看妹妹呀!”瞧把我家平安吓的,宁愿找没满月的奶娃娃玩,也不愿意待在这,可怜见的。

  肖俊、肖琦雀跃地表示,一起,一起。

  又是一次失败的见面会。几个孩子被抱走,当然不会去打扰坐月子的人,回雅园,或去晴园都比面对客人强,李娇莹深有同感,志同道合的娘几个找地方玩耍去了。佟明玉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,逗留片刻也离开上房。秦氏只好打起精神应付方家人。

  方玉富一大早就出门去了,肖敬泰回来换过衣服,在去上房的路上,与刚刚归来的方玉富相遇,相互客套一番,结伴同行。

  两位方家小姐见到祖父又是端茶,又是问候,还恭恭敬敬给肖敬泰斟了茶,肖敬泰客气疏离地点了点头,转而和秦氏聊起天。

  肖敬泰身上那种独属于军人的气势,压的两个小姑娘透不过气,就连方夫人都收敛了不少,终于可以清净一会儿了,秦氏暗暗吐口浊气。

  再次看见方小姐,肖瑶反射性的揪揪鼻子,肖敬泰看到鼻头红红的小侄女,心疼的接过来,马上变身成为温柔大叔:“平安,哪里不舒服吗?跟二叔说,一天没见,小平安变成红鼻子妖怪了。”红鼻子的小侄女也挺好看,肖敬泰伸手,打算来个锦上添花,被肖瑶阻止,能不能有点同情心,你是我亲叔叔吗!小眼神里满满的谴责。

  方玉富看着肖瑶心里直觉可惜,如果自己有个这样出众的孙女,一定能派上大用场,想拉拢什么样的人家拉拢不到。亲孙女差强人意,只能紧紧抓住肖家不放,要是有个能拿的出手的孙女,怎么会如此被动。

  “今天想二叔了没?”

  肖瑶才不回答这么没有营养的话呢,二叔和爹爹不愧是亲兄弟,每天一问,都不带换样的。

  “还有我,我。”肖瑞唯恐把自己忘掉,连忙刷存在感。肖瑶拉起他手仔细看,手心没红,今天没挨手板很好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呀!”四哥一天不被修理,你很失望吗?你和夫子一伙,还是和我一伙的。

  “嘿,嘿”肖瑶学大人的样子,摸摸四哥的头,别炸毛呀,我完全是一番好意。

  这女娃好像在肖家十分受宠,方玉富眯了眯眼,心里默默打起肖瑶的主意。

  “再过几天我们的房子就修缮好了,到时候就搬回去住。”方玉富说道。

  不仅肖家人感到意外,方夫人几个也吃惊不已,搬出去岂不是正中肖家人的下怀,方夫人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,待看见老爷警告的眼神时全部吞了回去。

  “你们打算搬出去?”秦氏求证着。

  “是,孩子都大了,少年男女常住在同一处,对名声有碍。”理由充足,隐含不满。

  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只管开口,不必客气。”肖敬泰一点不相信这个借口,究竟是为什么,早晚会知道的,至于那点不满,丝毫不在意。

  秦氏一直想找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既不伤害与方家的关系,又能令儿孙满意,看此情形,难呀!

  方玉富将一屋子人的反应尽收眼底,正中下怀吧,若不是有需要背着肖家办的事情,自己绝不可能离开,想起今天找的人,内心里激动不已。这事若成,肖家以后再不敢如此嚣张,到时候想嫁孙女,还是想娶孙XF,不会全由他们。或许自家有该换门庭的机会也说不定!

  

第十五章 肖缘

  就在两家人各怀心事,诡异的和平共处中,迎来了正月十五元宵节。

  繁华的京都彩灯高挂,各式各样,艳丽缤纷,肖家也在廊下,树梢挂了许多灯笼,玉兔灯,蝴蝶灯……在烛火的映衬下,姿态各异,美不胜收。

  三个无法回家的哥哥没有忘记弟弟和妹妹,每个人都收到礼物,肖瑞,肖俊和肖琦一人一盏走马灯,肖瑶同时收到三盏精巧的小灯笼,怡园里最小的妹妹大家也记得,同样是三盏灯笼。肖瑞大摇其头,太偏心,太过分,男孩在家里的地位比女孩差的太多了。

  “你晚上能出去玩,妹妹们只能待在家里,要不你留下,我再给你去买几个灯笼。”肖敬泰大手拍在侄子的屁股上,不知足。

  “阿俊和阿琦也出不去呀!”二伯你骗谁呢!

  “那是因为他们小,来年元宵节就可以出去了,可平安和小妹妹,得等到六、七岁,或者更大的时候才能看灯会,知道吗!”

  “为什么呀!”

  “女孩子当然不同,你们磕了碰了无所谓,她们不一样,特别是咱家平安那么好看,怎么能随随便便出去呢!”

  您的意思,我们哥几个受点伤,或者出点事,无所谓,只要平安和小妹没事就好,是吗?二伯你这是在劝我呢,还是打击我呢!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?

  “你会不会说话,阿瑞得多难过。”李娇莹十分气愤。

  “我说的是实话呀!”

  “实话也不能实说,会让人伤心的,懂不懂。”

  看这劝人的方式,你俩要说不是一家人,估计都没人相信。

  看着肖瑞越来越憋屈的小脸,肖敬康真是……想笑。

  “阿瑞,今晚出去,喜欢什么就向你二伯要什么,他如果敢不买给你,回来告诉我。”看在侄子让我心情大好的份上,二弟该你出血了。

  “为什么是我,我得陪他玩,还得出钱,大哥这不公平。”肖敬泰不满地嘟囔。

  “想要公平,你找父亲说去,要不找三弟也行。”

  想想还是算了吧,心情同样不爽的叔侄俩委委屈屈地出门了。

  肖敬康把女儿包成粽子,亲自抱在怀里,少爷们被护院抱着,在府里逛了一圈。至于方家人吗?正在收拾行李,准备明天搬走。

  元宵节过完了,方家也搬出去了,怡园的二小姐名字最终确定下来。如意,肖将军千里之外特意写信给小孙女起的乳名;肖缘,肖三爷给女儿取的闺名。

  肖瑶很想问祖父,如果再有一个孙女您预备叫吉祥吗?她呀,还真猜对了,鉴于上次起名字时的痛苦经历,肖将军这次选择了只给孙女起乳名,“如意”“吉祥”都是备选,感觉“如意”更好听些,本着先到先得的原则,归了肖缘。“吉祥”留给下一个孙女,看看,多有先见之明,孙女名字早早就准备好了。

  肖缘的身材直追六哥肖琦,圆圆的,肉肉的,袁雨桐有心让她少吃点,大小姐又好看又苗条,二小姐总不能差太多吧!谁料人家人小嗓门可不小,少吃一口就“哇哇”直哭。袁雨桐平常多果断的一个人,硬是被女儿磨的一再妥协,让她吃吧,吃饱了还舒服的直“哼哼”,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肖瑶扶着床边已经能走上一会儿,来到妹妹跟前伸手摸摸床上的小人,滑嫩,柔软,轻轻拍了拍,乖,听话,从今以后姐姐疼你。做姐姐的感觉真好,有个弟弟,如今又多了一个妹妹,前面几个哥哥护着,后面弟弟妹妹跟着,光想想就美的不行。

  袁雨桐看看肖瑶,再看看女儿,希望姐妹俩个能够相互照顾,彼此爱护。肖瑶是个让人放心,懂事的孩子,就看女儿会是个什么性子了。

 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,佟明玉不再约束女儿,肖瑶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,由丫鬟领着,边走边玩,往怡园看妹妹。肖家富有,佟明玉同样不缺钱,所以肖瑶的衣服全部是最好的料子,最新的式样,常换常新。首饰已经满满两匣子,新颖的,精巧的,只要是银楼里适合小女孩戴的新款式,应有尽有。袁雨桐每天欣赏着花骨朵般的小美人,心里腹诽,大嫂都是有女儿的人,你每天这样刺激我真的好吗!

  肖瑶每次都是午睡之后去找妹妹,那个时候的肖缘大多是清醒的,她吃饱喝足的情况下从不哭闹。为了姐妹俩能更好的联络感情,袁雨桐总会将女儿挪到大床上,肖瑶就踢掉鞋子,让人把自己抱到妹妹身边,极有当姐姐的风范,拍一拍,哄一哄,信手拈来,就是有时候会用手指偷偷戳妹妹的肚皮,手感真好!肖缘不但不反抗,反而伸展开来,任其为所欲为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袁雨桐只当什么都没看见,亲娘也不能剥夺人家享受的权力不是吗?

  肖缘的降生,家里大部分人都很高兴,唯一不满意的人却是作为亲哥哥的肖瑞。不就是想要一个平安那样的妹妹吗!愿望为什么没实现,问题出在哪呢?这个身材越来越像阿琦的小娃娃,怎么看都不像自己的妹妹,和阿俊商量换一下不知行不行?

  于是某一天,怡园里,两个女孩在床上玩耍,肖瑞小声的和肖俊商量着想换一下妹妹,在他第n次提起时,肖俊终于生气了,甩开他手,大声喊道:“不,不但(不换),坏。”跌跌撞撞跑到床边,拉起妹妹朝外面比划。

  “阿俊,你怎么了,是不是哥哥欺负你了。”袁雨桐怒视儿子,整天上蹿下跳,贪玩捣蛋,现在倒好还学会欺负弟弟了,皮痒是吧。

  “阿瑞你说,你对弟弟干什么了。”

  肖瑞哪敢说出自己打的主意,“嘿嘿”傻笑,企图蒙混过关。讨好地搂着肖俊的肩膀,冲他直眨眼睛,千万别说,要不今天非挨揍不可。娘亲是将门虎女,连爹爹都不是对手,自己这小身板,会不会好几天下不了床呢,极有可能。

  肖俊见三婶好像生气了,就没出声,紧紧握着妹妹的手却没放开。平安是我的,是爹娘,哥哥的,不能换。马上要过周岁生日的肖俊已经能区分谁最亲,谁只是亲戚。雅园是自己和妹妹的家,怡园是四哥和小妹妹的家。

 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,肖瑞讨好地凑到床边,“如意变得好看了,又白又……又嫩,是不是呀,娘亲。”明明又白又胖,不敢说呀,要是夸平安多好,又好看,又聪明,眼睛大,皮肤白……言不由衷,不敢由衷呀!

  如果儿子没有突然开口夸女儿,袁雨桐大概还要猜上一猜。现在稍稍想一下即刻明白,可怜的女儿又被人嫌弃了。能把肖俊惹毛,又违心地赞扬妹妹,呵呵,这小子到现在还没死心,还惦记想把平安拐到怡园的事。

  “哼”

  听到袁雨桐冷哼,肖瑞意识到自己离被修理不远了。

  “阿瑞,不如明天娘亲抱你妹妹去找你爹爹吧,把怡园留给你一个人怎么样?”声音凉凉,淡淡。

  “娘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,您别带妹妹走。”说罢弯腰行起大礼。

  “咯咯,咯咯”肖缘笑起来,眼睛眯成缝,挥拳踢腿,肚皮和胳膊、腿上的嫩肉一起抖动。

  噗嗤”袁雨桐忍不住乐了,女儿能笑出声了,且是在这个当口,儿子你嫌弃人家,没想到反被笑话了吧,可见不是不报,只因时候未到。

雁来忆君的《嫡女乐逍遥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嫡女乐逍遥》就可以了哦~

嫡女乐逍遥

嫡女乐逍遥

作者:雁来忆君状态:已完结

嫡女乐逍遥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,主角是肖瑶,是雁来忆君创作了肖瑶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,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:肖瑶的自我评价是,乖巧,懂事,淑女一枚。在别人眼里她却是调皮,卖乖,躲懒混日子。喂,喂,喂本姑娘貌美如花这样大的优点,为什么不提。家人纷纷附和,对,借了你被只狼崽子盯上的光,我们也无奈地成了皇亲国戚。肖瑶委屈地说:“我也不想呀。”某男酷酷道:“娘子,你说什么,为夫没听清,请你再说一遍可好!”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