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1-05 13:38:59作者:雁来忆君

关于肖瑶的小说完整版《嫡女乐逍遥》小说已上线,本书是新晋作者雁来忆君大大写的精彩小说,已经有很多读过了,你还不快来:肖瑶的自我评价是,乖巧,懂事,淑女一枚。在别人眼里她却是调皮,卖乖,躲懒混日子。喂,喂,喂本姑娘貌美如花这样大的优点,为什么不提。家人纷纷附和,对,借了你被只狼崽子盯上的光,我们也无奈地成了皇亲国戚。肖瑶委屈地说:“我也不想呀。”某男酷酷道:“娘子,你说什么,为夫没听清,请你再说一遍可好!”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嫡女乐逍遥》在线阅读

《嫡女乐逍遥》《嫡女乐逍遥》精彩小说完整版 肖瑶 免费试读

嫡女乐逍遥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七章 避暑(一)

  这里比上一世肖瑶生活的地方温暖许多,到夏天时,有钱人家要么用冰,要么外出避暑。秦氏名下田庄,别院好几座,往年到了这时也会去住上一段日子,今年因为孩子太小,所以迟迟没做决定 。犹豫不决的后果是小胖子肖琦起了一身热痱子,肖将军也特地传信回来嘱咐天热一定要照看好孩子。

  经过一番商议终于决定带上三个小的到城外山上庄子住一段日子,那里不仅有池塘,荷塘,还有瀑布。

  决定是下了,可谁去谁留呢?

  佟明玉和李娇莹的打算是,一个带孩子避暑,一个留下打理家事,让婆婆跟去别院,秦氏坚决要留下看家,说什么也不肯去。

  “孩子哪能离开亲娘,再说你们走之后,我可以用冰,热不到的,十天半个月你们就回来了,有什么好担心的,快走吧!”秦氏不停催促。

  两个EX妇心里很感动,婆婆是真心实意疼她们,疼孩子。

  “哎,小平安,你走了,我会想你的。”肖瑞入闻家族学启蒙,无法跟去,有些垂头丧气。

  “没关系,等到休沐,我带你去看平安。”做为老大的肖朗,十分爱护弟妹,上前拍拍肖瑞的头,安慰他。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肖瑞立时神采飞扬。

  “这孩子,听说他娘要回来都没这么高兴,看得出来是真心喜欢平安呢!”秦氏见孙子有趣,故意逗他“让你娘也给你生个妹妹吧,你就不用一天到晚惦记着平安了。”

  “没有平安好看的我不要。”

  “你娘将来有的愁了,找不到像平安一样好看的人,你难道还不娶XF了。”李娇莹用手指点他的头。

  肖瑞想想,非常认真地点头,惹来一串笑声。

  门外马车已经备好,趁着早晨凉爽,主仆二十几人,前后五辆车,在肖敬泰的护送下,出发了。

  肖瑶第一次走出这座大宅,眼见出行阵势如此庞大,不禁感慨古代出个门真心不容易呀!丫鬟,婆子、随从……可谓是浩浩荡荡。马车上,窗帘随着车子的行进,摆来荡去,她很想见识一下外面的风景,把头下意识地抻向窗边,伸手扯住帘布。

  佟明玉和李娇莹见到她这样的举动很诧异,一个第一次出门六个多月大的孩子,怎么会有这种反应,当真是匪夷所思。

  “大嫂,平安是想看外面吗?”李娇莹猜测。

  佟明玉想说我怎么知道,女儿平时挺乖巧的,今天的确有点反常。

  “巧月,你把她抱到窗边,看看她要干什么。”巧月如今在肖瑶身边伺候,佟明玉把另一个大丫鬟巧思分给小儿子,现在留下的大丫鬟是惜微、惜英和后提上来的素眠、素晓。

  车帘被掀起一角,一条宽阔的街道展现在眼前,旁边是高墙朱门,咦,怎么没有店铺和小贩呢?转念了悟,这条街上居住的应该全是官员,当然不会看到商铺和平民。一会儿功夫,马车转了弯,各种各样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起来,叫卖的,问候的,甚至吵架的……她是看得津津有味。有人不淡定了,什么情况,谁能给解释一下。

  看看另外两个孩子,一个呼呼大睡;一个听见有声音,一脸茫然,这才对嘛!

  “呵呵,呵呵”肖瑶不知看到什么有趣的事,欢快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巧月,放下车帘。”佟明玉抱过女儿和她对视。

  肖瑶还没从刚才的场景中转过神来,愣住,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意思很明显,发生什么事了,娘您这是什么表情。不对,自己应该是第一次出门,第一次坐马车,哎呀,忘记了还是个小孩。怎么做才能让娘亲不疑心,相信自己是个正常孩子呢?

  “咦”一阵风吹起车帘,肖瑶侧头从缝隙里向外张望。

  “吓死我了,我说平安怎么知道外面有热闹,原来是窗帘掀起来看见的,我还以为这孩子成精了呢!”李娇莹拍着胸口说。

  佟明玉神色也放松下来。

  肖瑶悄悄松口气,好险,看来有点得意忘形了,差点被当成妖精,下次一定得注意。

  临近中午,一行人到了庄子,这里面积很大,上千亩良田连着一座山峰。田间小麦已经收割完,稻谷开始抽穗,一眼望不到头。山上成片的绿荫间点缀着或黄或红的果子,醒目绚烂。错落有致的房舍依山而建,白的墙,黑的瓦,绿的树相映成趣,煞是好看。主屋四周环绕着两个池塘和一个大荷塘,小亭浮桥,莲蓬飘香,偶尔有水鸟从荷叶间惊起。

  第一眼肖瑶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而且空气清新。午饭的食材都是自家出品,绿莹莹的青菜,油亮亮的米饭,外加山鸡和野兔,纯天然呀!肖瑶第一次有点可怜自己,看得到吃不到。

  “快把平安抱走,被她可怜兮兮地盯着,我都不好意思张嘴吃饭了。”李娇莹见不得肖瑶馋嘴的小模样,瞧这可怜巴巴的,哪里还好意思吃下去。

  佟明玉叫来肖瑶乳娘王大嫂,“快抱走吧,让厨房煮个蛋羹,平安口水要流下来了。”

  肖瑶抬手擦嘴巴,咦,哪有口水。娘亲你太过分,用美食折磨我也就算了,居然还骗我,投向佟明玉的眼神要多幽怨有多幽怨。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大嫂咱家平安太聪明了,能够听懂你说的话。

  “从前我没注意,出门跟变了个人似的,太好玩了。”李娇莹捂着肚子笑,平安你太有趣了。

  佟明玉也没想到女儿会有这样的反应,肖瑶生气地转身,趴在乳娘肩上,用小屁股对着俩人。肖俊好象察觉到妹妹不高兴了,冲娘亲和二婶不满地“啊,啊”着,又侧头换上轻柔的语调“哦,哦”地哄妹妹。

  “大嫂,这是金童玉女转世了吧,一个比一个聪明。”再看看自己儿子,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饭菜,见娘亲看自己,马上讨好地笑了笑,见牙不见眼,也很聪明,知道想吃东西得先讨好才行,不错。

  午睡之后,大大小小五个人在院子里悠闲地逛着,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时候,佟明玉也不拘着下面的人,留下几个人照看孩子,其余的人放假半天。

  小孩子看到什么都觉得有趣,一路上用大人听不懂的语言热烈地交流着,声情并茂,有问有答,对于几个孩子的表现,佟明玉和李娇莹已经从最初的不可思议,到现在能坦然面对了。大概小孩子都会这样吧,他们又天天在一起,有感情,有默契,我们家的孩子只是稍稍机灵了一点点而已。

  一个厨娘打扮,三十多岁的仆妇过来行礼道:“一会儿,有小船摘莲蓬,太太们要是有兴趣,不妨去看看,咱们塘里的莲子可是顶顶好的。”

  佟明玉是当家主母,每年会有一些特产送回府里,莲子很饱满圆润,她是知道的。

  “啊,啊”肖瑶最先点头,摘莲蓬,剥莲子,还从未见过,一定要看。

  佟明玉本来也没想反对,又见女儿目光热切,满满都是我要去,我要去,淡笑颔首。

  厨娘不禁抬头好奇打量,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好看,机灵,还透着贵气。第7章结束

第八章 避暑(二)

  荷塘中,青翠欲滴的荷叶,粉润娇艳的花蕾,红绿交缠的菱角,三五小舟在荷叶间穿梭,或载满莲蓬,或空舟折返。塘边,六七个粗衣麻衫的女人,熟练地分拣、整理,再用箩筐装好由身材魁梧的男人担走。

  几个从肖府跟来的丫鬟、婆子正在动手剥莲子和菱角。

  绿黄色圆圆的莲子,白嫩嫩的菱角。大丫鬟惜莲拿起一个莲蓬递到肖瑶面前介绍:“这个叫莲蓬,里面有莲子,可以熬汤,煮粥,大小姐现在还不能吃,嘿嘿……”

  知道我不能吃还讲得那么详细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,肖瑶扭头不理她,继续看热闹。

  “小姐您怎么不瞧瞧,啊……”

  本想吸引小姐的注意,不料却引来小少爷,肖俊一把抢过惜莲手上的莲蓬,张嘴开咬,乳娘拦都没拦住,咬了一口发现不好吃,皱眉松开手。肖瑶被他逗乐了“呵呵,呵呵”让你什么都往嘴里放,肖俊也不生气,很好脾气地跟着笑起来。

  夕阳西下,虎头虎脑的男孩,粉雕玉琢的女孩,清脆欢快的笑声在池塘边上回荡,让人听见心情随之愉悦。

  “今晚,让厨房用莲子煲个汤,弟妹,我们回去吧。”天快黑了,孩子们应该回房间去。

  肖瑶没看够,摇头不想走,肖俊也跟着摇头。

  “今天逛了一下午,你们不累吗?”

  肖瑶还是摇头,小身子一拱一拱的。

  “大小姐,明天我们再来好不好。”乳娘哄道。肖瑶转头看荷塘,又看地上的莲蓬“咿咿呀呀”不肯。

  “明天还会不会摘莲蓬和菱角。”佟明玉问领路那个厨娘。

  “这几日只要不下雨每天都会摘的。”厨娘恭敬答话。

  肖瑶没再摇头,反而向娘亲展开大大的微笑,娘亲还是你懂我,我们心有灵犀呀!

  正在干活的妇人们啧啧称奇,不愧是小姐,小小的人儿这样聪明,了不得。

  山庄的日子是惬意、悠闲的,早起听山间鸟鸣,白日赏花观鱼。一转眼到了休沐日,一家人在山庄相聚,李娇莹将肖瑶的趣事一件件讲给几人听,肖敬康抱过女儿用长着胡子的下巴蹭她的小脸,惹来一串串笑声,让哥哥们眼馋的不行。

  “平安真聪明,平安了不起,平安……”肖瑞终于又见到妹妹了,准备把自己知道所有夸人的话都讲出来。

  “平安真好看,对不对。”肖敬泰替侄子说出最后一句,因为每次夸妹妹都用这句结尾,从没换过词。

  “二伯……你是坏人。”太坏了,等我读了多多的书,就会新词了,到时候看你们笑话谁。

  肖瑶奉上笑脸,四哥看在你这么捧场的份上,我在精神上支持你。

  “走,爹爹带你们去山上转转。”肖敬康一只手抱起女儿,一手捏着儿子肉肉的小胳膊,这小子又胖了。

  “相公,孩子还小,上山不妥吧。”佟明玉担心道。

  “我又不去山顶,只在四周看看,再瞧瞧瀑布就回来,放心吧。”

  有亲爹带着哪有不放心的道理,一行人潇潇洒洒地走了。熟悉路况的下人在前面带路,肖敬康抱着女儿,肖敬泰抱着肖俊,而小胖子肖琦正在家里呼呼睡大觉呢,余下的几个男孩跟在后面。

  一条踩踏平整的小路,蜿蜒而上,幽幽果香随着他们的深入扑鼻而来,偶尔还会见到一丛一丛的蘑菇,水果的清香,树木的清新,无名野花的清丽,交织融合,惹人流连、沉醉。

  肖瑞一会儿采蘑菇,一会儿摘果子,一会儿揪野花,忙的不亦乐乎,肖朗和肖熠在旁护着,任由他撒欢。肖俊在二叔怀里目光追逐着肖瑞,急的上蹿下跳,“臭小子,老实点,你想掉下去吗!”肖敬泰紧了紧手臂,要是婆子、丫鬟抱着,这小子非掉地上不可。肖瑶则是纯观光,机会难得,下次来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?

  走走停停,大约一刻钟后,半山腰处,如同白色帘幕的一条瀑布,自石缝中垂落,潺潺水声,清脆连绵,在一片绿色的映衬下,如诗如画。瀑布不大,上半部很有气势,到了底部水流渐缓渐小,形成一汪水潭,清澈见底。

  下人说,潭底有种小鱼,肉质鲜美。肖朗和肖熠跃跃欲试,很想一试身手,可惜没带渔具,哎!美中不足呀!

  看过美景,踏上归途,路遇庄子上的猎手,兔子、山鸡,居然还猎到了狍子和一头野猪,两队人汇合,说说笑笑间返回山庄。

  丰盛的午餐端上桌,肖敬泰十分耐心地向侄女做介绍,这个叫什么名字,那个什么味道。肖瑶“咿咿呀呀”地配合,这画风不对,口水呢?等到大家动筷时,肖瑶冲着肖俊“嘘嘘”“嘘嘘”几声,就见一条水柱冲起,然后很不幸地落在距离最近的二叔身上。

  看见跳起来的二叔,肖瑶比哥哥显得无辜多了,一副我很困,要睡觉的样子趴在乳娘肩头。五哥可是半天没尿了,好大一片地图,送给亲爱的二叔,希望你吃好!喝好!

  等肖瑶午睡醒来,庄子上又剩下他们几人,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只有二叔得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,但愿他会喜欢。

  山庄里新奇的东西太多,肖俊和肖琦对牛、马、小鸡这些动物非常感兴趣,目光会一直追随它们,而且要求一路追到底。乳娘、丫鬟们一刻不敢松懈,唯恐碰到或伤到小少爷。肖瑶爱去水边,因为那里凉爽呀!大热的天坐在亭子或水榭中,看看游鱼,闻闻花香,惬意极了。

  放松了几天之后,佟明玉和李娇莹开始收拾回去要带的各种果菜、山珍、野味……

  肖瑶见娘亲和二婶指挥下人搬运东西,暗暗叹气,这是要回家了,日子过得好快,一转眼就要走了。假如穿越到种田文里多好,天天和青山绿水相伴,想想又摇头,平民百姓的日子更难过,尊与卑,官与民等级如此分明,自己又没有金手指和异能,安安心心地做肖家大小姐,祖父母的乖孙女,爹娘的小棉袄,哥哥们的好妹妹,莫贪心,要知足,自己已经非常幸运了。

  又是摇头,又是点头,脸上神情变换不定,佟明玉和李娇莹放下手里的事情围过来,这孩子想干吗?

  “平安,你怎么了?”佟明玉从乳娘怀里抱过女儿,重量没什么变化,依旧很轻,得想法子给她补补。

  “大嫂,我猜平安是不舍得离开山庄,瞧小眉头皱的。”李娇莹一副我猜的准没错的表情。

  “越说越离谱,她才多大点,再聪明也是个奶娃娃,被你说的像天女下凡似的。”

  “从前我就感觉平安不一般,又说不出像谁,大嫂倒是提醒了我,可不就像小仙女吗!”

  佟明玉觉得弟妹和女儿的智力应该差不多,难怪以前玩的那样开心,伙伴呀!干脆把孩子放在她怀里:“你们娘俩好好玩吧,我去忙。”省的看见你们头疼,李娇莹抱着怀里软嫩嫩的一团,喜滋滋地走了。

  

第9章开始

第九章 归来

   回去的队伍里又多出几辆车,载满了山庄特产,如同来时一样,一行人浩浩荡荡朝京都行去。

  肖家门房处,早有丫鬟守着,偌大的府邸白天只有秦氏一人,没人气,太冷清,好容易挨到孙子孙女们回来了,望风的人是一拨接一拨的被派出去。

  本来打算洗漱之后再去拜见婆婆,听见丫鬟说起从早上就有人在门口守着,一行人连忙改道往宁合堂去了。

  “快让我看看孩子,祖母想得心里哟,跟猫挠似的。”瞄上两眼EX妇,眼里心里再装不下别人,小孙孙终于回来了。

  “老夫人昨晚半宿没睡,一直念叨几位小主子呢!”秦氏身边的于妈接下话头,老夫人的确是想孙子了,一天会提起好几次。

  肖俊壮实精神,头发黝黑浓密,眼睛明亮有神,一见秦氏“啊啊”求抱。肖琦白白胖胖,圆脸蛋,双下巴,肉乎乎的见人就笑。秦氏左看看,右瞧瞧,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,高兴的,只会说:“好,好……”肖瑶冲祖母甜甜一笑,自动让出位置,咱是有眼力的人,五哥和小胖子,舞台留给你们了,好好表现。

  当天晚上肖家满堂笑声,其乐融融。肖敬康依旧和女儿玩着你用胡子扎,我就四处躲的游戏。肖瑞一旁摩拳擦掌,什么时候能轮的自己陪妹妹玩,要是能马上长出胡子该多好,摸摸下巴太可惜了,只能继续嫉妒、羡慕着。

  “大哥,我越想在山庄那天越觉得不对,好好的,阿俊怎么会突然尿到我身上,太怪了。”肖敬泰把事情想了又想,怪异的念头挥之不去。

  “小孩子想尿就尿,还用理由吗?别想秋后算账,报复我儿子。”肖敬康斜了弟弟一眼,以示警告。

  “我是那种人吗,可我当时好像听见有人吹口哨的声音,难道听错了?”也许真是自己听错了也说不定,已经到了耳聋眼花的地步了吗?

  肖瑶悄悄调整了坐姿,小手抠上身旁二哥的衣袖,素净的竹叶纹,此时在她眼里变得精巧、别致,要多好看有多好看,神情无比专注。

  “平安,当时你离你五哥最近,听没听见谁吹口哨。”肖敬泰纯开玩笑,逗逗小侄女。肖瑶换了一片竹叶接着抠,有人对她说话吗?没听到呀!

  “那是小五喜欢你,他怎么不在别人身上尿。”李娇莹把肉团般的儿子丢给丈夫,试图拐走肖瑶,漂亮的小姑娘应该由美丽的女人抱才对。

  肖熠把妹妹抱在怀里,温和地告诉二婶:“平安刚刚流口水了,您看……”

  肖瑶睁大眼睛,瞪自家二哥,我哪有,人家今晚才没流口水呢!

  “又流口水了。”李娇莹低头看看新上身的衣服,思量再三,用手在侄女小脸蹂躏一番,恋恋不舍到离开。

  肖扬默不作声地替妹妹揉揉泛红的小脸,满眼心疼。肖瑶借机蹭了蹭三哥微凉的手,撒个小娇。

  “不许再提这件事了,三个奶娃娃,还能算计你不成,我孙子孙女都是纯良的好孩子,绝对不会故意捉弄你。”秦氏维护之意明显。

  听了祖母的话,肖瑶生出丝丝心虚,还是不够老练呀,什么时候能锻炼的做贼也不心虚呢?

  暑气渐消,天气转凉之时,肖家迎回了三太太袁氏,袁雨桐。肖瑞特地请假等着娘亲,母子终于见面时,倒害起羞来,躲在大伯母身后,只敢偷偷张望。

  袁氏衣饰简洁,比起佟明玉少了几分优雅,比起李娇莹少了几分妩媚,却又比两人多了几分英气,看上去爽朗,干练,颇有些巾帼英雄,女中豪杰的味道。

  和儿子将近一年未见,几乎沦为路人,令袁雨桐一时有些尴尬。佟明玉矮下身子劝哄肖瑞“阿瑞很想娘亲对不对,昨天还告诉平安你娘马上就要回来了,忘了吗?”

  肖瑞仔细想了想,好像有这么回事,扭扭捏捏地挪到袁雨桐跟前,行了礼,忽然想到什么,拉住娘亲的袖子摇道:“娘,能给我生个像平安一样的妹妹吗?求您了,每次我想和平安玩,都要排在大伯父,二哥、三哥后面,有时候排着排着平安就睡着了,所以我想要个不用和别人分的,行不行。”

  袁雨桐呆愣片刻,回神后在人群中搜寻起来,当看见一身黄色纱裙,娇美,软糯被乳娘抱着肖瑶时啧啧道:“儿子,你就别难为娘了,有妹妹也和平安比不了,你呀,接着在大伯后面排队吧,娘真帮不了你。”

  已经七个月大的肖瑶,眉毛像佟明玉,又长又弯,大大的杏眼配上卷曲浓密的睫毛,只要见过她的人都会记住那双如黑宝石一样清澈,明亮的大眼睛。牛乳般滑润的小脸,浅粉色仿若樱花般的嘴唇。

  袁雨桐有些手痒,要不是顾忌肚子里这个,估计已经动手抢人了。

  “看吧,可不光我一个人夸赞,三弟妹和我的眼光是一样的。”终于找到同盟了,李娇莹大有遇到知音的感觉。

  满腔的希望化为泡影,肖瑞心碎的捡都捡不起来了“那怎么办呀!”娘亲指不上,大伯又抢不过,哎!

  “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,求求你大伯母,把平安借给咱娘俩,娘亲天天看着她,和她在一起,说不准也能给你生出一个和平安一样……咳……差不多的妹妹来。”面对垂头丧气的儿子,说出的话逗趣多过安抚。

  重见希望的肖瑞,笑的讨好又谄媚,大伯母人那么好,也许、大概能答应吧,走过去才发现,有点不好意思张嘴。

  佟明玉无奈地瞥了妯娌一眼,笑着对肖瑞说:“只要你大伯同意,我没意见。”

  肖瑞眼睛一亮,随即暗了下去,指望大伯父,还是算了吧,他绝对不会同意的。

  “呵呵……呵呵”,四哥太逗了,肖瑶张开长了两颗牙齿的小嘴,笑的有点幸灾乐祸,晶亮的口水顺势流下来,咦,不能笑了,别再乐极生悲把口水沾到新衣服上就糟糕了。

  笑靥如花的小姑娘,看得人心里直痒痒,当然了,一定要忽略掉那流出的口水。袁雨桐抚摸自己刚刚隆起的小腹,如果能生个这样可爱的女儿多好呀,反正已经有了儿子,再生个女儿凑成个好字就完美了。

  袁雨桐回到自己住的怡园,休息之后把带回的礼物分发下去,她原本给肖瑶准备的是一个嵌红宝石璎珞项圈,想了想又加上一匣珍珠和两匹霞影纱。大丫鬟迎秋和迎冬对视一眼,垂头不语,太太看来十分喜欢大小姐,这见面礼真够贵重的。

  “我是喜欢平安,可我更感谢大嫂对阿瑞的照顾,我和三爷常年在外,老人、府里和孩子全是SZ们照应着,惭愧呀!”

  “大太太和二太太不会计较这些,您可千万别多想。”迎秋劝解道。

  “SZ们不计较是人家大度,我如今能做的只是多送点东西罢了,要是我能生个平安那样的女儿多好,我去躺一下,但愿能做个美梦也说不定。”说完连忙上床,唯恐晚一点,好梦会飞走似的。

  迎秋和迎冬同时在想,大小姐是招人喜欢,可也把人折磨够呛,一个天天惦记妹妹的少爷,一个做梦都想生那样女儿的太太,这日子真不是一般的精彩。

  第9章结束

第十章 受伤

  自从袁雨桐回来以后,家里当真是热闹了许多。她们母子天天计划着想把肖瑶拐到怡园,即使从未成功过,依旧乐在其中。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肖俊已经能翻身坐起来了,甚至趴在床上可以进进退退爬一小会儿。肖瑶坐上一会儿就会慢悠悠躺下,摆弄自己的手脚,看五哥“吭哧,吭哧”忙活。肖琦太胖了,经常翻过身去,翻不回来,每当这个时候肖瑶就会联想到乌龟……咳……呵呵,哪能有这样的想法,不应该呀,真是不应该。等到肖琦能坐稳时,肖俊不仅麻利地爬东爬西,依着墙角还可以站住。肖瑶不爱爬,为了让爹娘高兴,偶尔会冒出一两个字“的的”“打打”,这时大的九个月,小的七个月。

  三个孩子差不多大,自然整天粘在一起,肖俊很有当哥哥的觉悟,玩耍的时候懂得谦让弟弟、妹妹。肖琦脾气最好,能玩则玩,没得玩也不闹。肖瑶更不用说,伪小孩一个,抢东西这事做不来。所以三个人玩同一个玩具也好,各玩各的也罢,从不打架。了解少爷、小姐的品性之后,乳娘和丫鬟暗自欢喜,照看小主子的任务多轻松,只要围住床边,不让人掉下来就行,随意聊天,逗闷子。

  年关将近,不但主子忙,下人们也各司其职为新年做准备。暖阁里,肖俊和肖瑶坐在小炕上一同摆弄着一个色彩鲜艳的牵线木头人。肖琦在旁边熟睡,丫鬟聚在一起小声讨论荷包、衣裙的新花样,袁雨桐想给肖瑶做一身镶毛边的新衣裳,乳娘们你一句她一言帮忙出主意。

  肖琦睡了一大觉醒来,迷迷糊糊看见肖瑶怀里抱着一个十分鲜艳的东西,以为是好吃的,坐起来想伸手够,不知是没清醒还是没坐稳,整个人朝肖瑶倒去,将近二十斤的胖小子砸在身上,肖瑶只觉眼冒金星,心口闷的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肖俊大概想站起来拉开肖琦,意外的被牵线木头人的线绳绊倒,扑在妹妹身上。昏过去的那一刻,肖瑶想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活活砸死的婴儿……

  “啊啊”肖俊大大的叫嚷声,终于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等到有人反应过来,抱起两位小少爷,肖瑶已经脸色发青,嘴唇泛紫。

  袁雨桐全身颤抖,一面吩咐人去请大夫,一面打发人告诉婆婆和大嫂。看见一动不动的肖瑶,不住安慰自己,没事的,一定会没事的。佟明玉最先赶到,面对毫无生气的女儿,身子一软,仿佛被人抽走生命一样,不能思考,不能喊叫,除了呼吸什么都做不了,想不起。

  前一刻还鲜活生动的女儿,此时无声无息,静静地躺在那,心疼、害怕、恐慌……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消反涨。

  先到的是离肖家最近的医馆中,一位白袍儒雅四十多岁的大夫,他先摸摸脉搏,再翻翻眼皮,重重叹了口气,这下佟明玉彻底昏了过去。秦氏以及放年假的孩子们陆续赶到,肖熠和肖扬见到这样的妹妹时,眼泪毫无征兆地滚落下来,怎么擦也擦不干。

  京都最大医馆济安堂的赵大夫被护院头领肖兵背进房间,脚一落地,二话没说奔床而去,仔细检查以后命丫鬟取来半碗水,从药箱拿出一粒丸药,碾碎,托起肖瑶的头部,捏住下颚,一点点把药喂进去。接着取出数枚长短不一的银针把人都赶出去,开始施针救人。

  等待漫长又难挨,到处都是或站或坐的人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。

  肖敬康跌跌撞撞冲进房间,张了几次嘴,没敢问出口,明明早上还好好的孩子,那个会笑,会闹,水灵灵的小姑娘,怎么会,怎么能……

 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赵大夫满头是汗的走出来,一众人齐刷刷站起身,想知道结果,又害怕知道,虔诚地望向大夫。

  “已经没有性命之忧,不过内脏受到了损伤,需要仔细调养,切记不可大悲大喜。”

  “身体什么时候能恢复如初。”肖敬康追问。

  赵大夫摇摇头叹道:“也许三、五载,也许更长时间,也许……”一辈子。

  “如果能找到神医林佑,痊愈还是大有希望的。”若是别人家赵大夫绝不会多这个嘴,肖家他还是了解一些的,孩子受伤恐怕真是意外,与后宅那些乌七八糟的手段无关,可惜了这么小的孩子,但愿能化险为夷,早日康复吧。

  送走了大夫,肖敬康和刚刚醒来的妻子一起去看女儿,沉睡中的孩子面如白纸,嘴唇没有一点血色,身为爹娘心如刀绞。许久之后,佟明玉见女儿呼吸均匀,已无大碍,留下张嬷嬷守在旁边,轻手轻脚的来到外间。

  大厅里跪了一地的丫鬟、婆子,小姐差点丧命,等待他们的命运是挨打、被卖、还是驱离……她们唯有静听发落。

  平日爽朗的袁雨桐,此时自责不已,“都怪我没照看好孩子,大嫂,对不起,都怪我……”絮絮叨叨停不下来。

  “弟妹,你不必自责,看护少爷、小姐是乳娘和丫鬟的职责,与你何干,怀着身孕离孩子远些才是对的,怎么能怪你呢!”谁能要求一个孕妇时刻看着孩子,抱着孩子,那还要下人干什么。

  因为肖俊和肖琦不会说话,查来查去,缘由成谜。最后肖俊、肖琦的乳娘丫鬟各打二十大板,发落去庄子上,肖瑶身边的人全部被发卖。

  肖家对待下人一向宽厚,这样严重的惩罚还是第一次,也让下人们明白了,只有做好本分,尽职尽责才能保住眼前的生活,否则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。

  余下的事交由管家处理,佟明玉把时间都用在照顾女儿身上,事事亲力亲为。没人敢把这件事告诉肖将军,谁也承担不起那个后果。盼了多年的孙女,没过周岁就命在旦夕,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让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件事,岂止是雷霆之怒,杀人放火也未可知。事到如今只能隐瞒,瞒住一时是一时,至少拖到俩小子大点,抗揍的时候。到那时儿子XF只能听凭发落,谁让没照顾好孩子呢。

  当晚肖俊又发起了高烧,应该是被吓到了,佟明玉守着女儿,肖敬康守着儿子。神经紧绷了一夜,天快亮时,肖俊才退烧,却哭闹起来,本就有气的肖敬康伸手拍了儿子屁股几下,臭小子,还有脸哭。这一幕落在刚刚进屋的秦氏眼里,她气的三步并作两步,赶忙抱过孙子,边哄边训斥儿子“你们心疼平安我知道,可也不能拿我孙子出气,多大点的孩子,他知道什么?”秦氏心疼的泪花闪烁。

  “母亲,我……哎!”肖敬康感到身心疲惫。

  “行了,你去看平安吧,这里有我照看。”秦氏也心疼孙女,却不赞同全家人把个孙女看的比孙子还重要。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,差不多就行了,想要光耀门庭,还不是得靠男儿有出息才行。可惜这话她不敢说出口,想想丈夫发怒的样子,悄悄咽了下口水,算了,让他们疼孙女去吧,自己多疼疼孙子就有了,只是千万千万别让丈夫知道孙女出事了,老天保佑!老天保佑!

  

雁来忆君的《嫡女乐逍遥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嫡女乐逍遥》就可以了哦~

嫡女乐逍遥

嫡女乐逍遥

作者:雁来忆君状态:已完结

关于肖瑶的小说完整版《嫡女乐逍遥》小说已上线,本书是新晋作者雁来忆君大大写的精彩小说,已经有很多读过了,你还不快来:肖瑶的自我评价是,乖巧,懂事,淑女一枚。在别人眼里她却是调皮,卖乖,躲懒混日子。喂,喂,喂本姑娘貌美如花这样大的优点,为什么不提。家人纷纷附和,对,借了你被只狼崽子盯上的光,我们也无奈地成了皇亲国戚。肖瑶委屈地说:“我也不想呀。”某男酷酷道:“娘子,你说什么,为夫没听清,请你再说一遍可好!”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