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1-05 13:45:17作者:慕寒

《若有深情此生白首》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,若有深情此生白首主要围绕着贺梓凝乔南之发展的故事,此书的创作者是(慕寒),若有深情此生白首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:一场车祸,订婚礼上,他另娶她人,她将他送的戒指扔到他的面前,祝福他永远不要后悔!她本以为终于可以放下一切离开,却被陌生男人拉入房间,灼热的呼吸点燃夜的温度:“帮帮我,我会对你负责。”一夜之后,她的无名指,被人强行戴上了一枚价值连城的戒指。

《若有深情此生白首》若有深情此生白首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若有深情此生白首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免费试读

若有深情此生白首全文免费阅读

第9章 惊艳众人的耳朵

她一步一步,向着休息区旁边的钢琴走去。

------------

简安安看着贺梓凝的背影,心头有些疑惑。

为什么,她觉得这个女人和刚才一下子不一样了?似乎,短短的几步,就完成了化蝶的蜕变?

可是,她明明还是那个丑样,明明,穿得还是那种一百块钱一套的地摊货啊!

贺梓凝坐到了钢琴前,她试了一个音。

果然是上好的钢琴,单单一个音,都让人仿佛听到泉涌叮咚。

她一抬眼,就发现有一双眸子正在看她。

她的钢琴,正好面向霍言深放着,而她这么一抬眼,就能看到他的目光。

浩瀚、深邃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一对上他的视线,就开始不安,七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,好似被强制按了播放键,再次掠过眼前。

她的手指一颤,顿时跑了音。

“不是说,你是穆先生的朋友?”简安安现在心里彻底放松了,她冷笑道:“小姐,这就是你弹的曲子?不要垂死挣扎了!直接承认是娱记不就行了!”

只是,简安安的话还没说完,贺梓凝就已经再次弹响了琴键。

她不再去看霍言深,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思绪排空,眼前,就这么一架钢琴。

她想象着,自己坐在阳光房里,温馨安静,有亲生母亲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,她的手指,开始在琴键上飞走。

叮咚的琴声传来,赫然是耳熟能详的名曲《蓝色多瑙河》。

周围开始还怀疑贺梓凝真是娱记的,开始摇头,转而问简安安是不是认错了。

面前这个女孩,弹琴的模样,一看就是至少学了十年的。

而且,那个慈善之夜,穆清歌在的这件事,所有人都知道,所以……

乔南之,目光看向贺梓凝的时候,多了几分恍惚。

他蹙了蹙眉,想要抓住刚刚脑海里飞速掠过的一个模糊画面,可是,越想抓住,却越抓不住。

仿佛那是掌心的沙,握得越紧,流失得越快。

所以,旁边简安安叫他好几声,乔南之才反应过来,有些茫然地问:“安安,怎么?”

简安安恨的牙痒,可是,到了此刻,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再为难贺梓凝,只能将今天的事,记在心里!

钢琴前,随着琴声,贺梓凝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,几乎连思考都不用,这首当初练过千百遍,只为弹给乔南之听的曲子,就这么从修长的指尖流泻出来。

她看向周围浮华众人,心头一动,想起了法国小说家福拜特阿蒙作品里的一段对白。

今天,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,她也索性将所有的情绪,借着那段对白发泄出来!

那个时候,学法语是个很时髦的事,她学过发音,如今多年,单词早就忘了,可是那段对白过去很喜欢,背过很多次,所以,几乎算是脱口而出——

“女人啊,华丽的金钻、闪耀的珠光,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像。

岂知你周遭,只剩下势利的毒、傲慢的香、撩人也杀人的芬芳。”

她用法语念着,视线飘向远处和乔南之站在一起的简安安。

简安安珠光宝气,而她,落魄得似乎什么都没有。

可是,简安安又拥有什么?所有的尊重和艳羡背后,不过因为她攀上了乔家而已!

如果没有乔南之,以简家如今的地位,简安安恐怕连一张入场券都拿不到,又如何站在女主人这样的高度,接受名媛膜拜的目光?!

漂亮的法语发音从贺梓凝平凡普通的唇中继续吐出:“女人啊,当你再度向名利欢呼、向财富致敬、向权力高举臂膀,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,它已不知飞向何方。”

周围的人,不由被她吸引了目光,默契地停止了交谈,齐齐听着这首法文诗。

“因为它的嗓音已经乾枯暗哑,为了真实、尊荣和洁净灵魂的灭亡。”

贺梓凝弹完最后一个音,诗句也正好念完。

余韵袅袅,周围依旧一片安静。

她站起身,冲着众人鞠了一躬,自嘲笑笑:“打搅了,各位。”

说罢,转身离开。

而就在她离开的时候,霍言深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,头都没转,冲着旁边的特助沈南枫道:“查一下刚刚那个女人。”

“好的,霍总!”沈南枫点头。

贺梓凝走出了大厅,大门关上。

顿时,这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干扰因素消失了。

大厅,在短暂的议论后,又恢复了原本的气氛。

霍言深却从沙发上站起了身,冲着乔南之道:“乔先生,我有事,先离开了。”

说着,也不等乔南之反应,兀自离开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那个女人一走,霍言深就觉得宴会变得索然无味。

甚至,他开始回味刚才听到的那段话。

他会多国语言,法语自然是必修科目。

所以,宴会上有人不懂装懂,而对于他,则是都听懂了的。

那个女人不简单,在讽刺这些看起来高贵奢华、需要她那个阶层仰望的人。

可是,她说的,却很有道理。

霍言深走到门口,车早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而他目光一转,就看到了旁边十多米远的地方,贺梓凝正站在公交车等候区,焦急地等待着什么。

他眯了眯眼睛,上车的一瞬间,就冲着司机吩咐道:“去站台那里。

 

第10章 和他再一次近距离

司机虽然疑惑,可是霍言深的命令向来说一不二不能质疑,于是,倒车到了站台处。

没有等来公交车,却等来了一辆迈巴赫,贺梓凝没有多想,继续看向公交车来的方向。

只是,黑色的迈巴赫后排突然落下车窗,接着,有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,醇厚质感的音色和这个简陋的站台格格不入:“上车。”

贺梓凝一转头,就对上了霍言深的眼睛。

她心头一震,他,是在对她说话?

她看了看周围,这会儿旁边根本没有别人,他真是在和她说话!

她连忙过去,解释:“霍先生,我不是娱记,您刚才在宴会上应该也看出来了……”

霍言深蹙眉,有些不耐烦:“上车!我不想重复第三次!”

他的气场一开,顿时,贺梓凝只觉得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瞬间笼罩了她。

她心念一转,他下了命令,她能不上车吗?她又有什么反抗的资本?

所以,她点头,看了一下,于是,拉向副驾驶座门。

只是,门是锁着的,她拉不开。

她匆匆看了霍言深一眼,虽然极不情愿,不过,还是拉向后排座的门。

这次,稍微用力就开了。

贺梓凝坐了进去。

还好,车里空间很大,即使霍言深占据了将近一半,她坐上去,他们之间依旧还是有五十厘米左右的距离。

“地址。

”霍言深说话言简意赅。

“哦。

”贺梓凝连忙冲着司机道:“您好,您送我到玉潭路的水港小区就行了,谢谢!”

司机似乎从未去过那里,还专门输入导航查了一下,这才发动了车。

车里很安静,因为有霍言深在,贺梓凝感觉自己呼吸都不敢放松。

她甚至不敢问他为什么突然做慈善,送她这个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回家。

所有的疑问,都只能吞进腹中。

晚上的路况很好,这里距离贺梓凝家原本就只有半小时的路程,司机开得又快又稳,所以,不多时,贺梓凝发现,已经到了玉潭路附近。

旁边,她虽然没有转头看,也能从余光瞧见,霍言深似乎有些累,一直在闭目养神。

而再加上车的隔音效果很好很安静,所以,她甚至都能听到彼此的轻微呼吸声。

气氛,越来越压抑,贺梓凝感觉,自己半边身子因为紧张,都快要僵硬了。

就在司机开进玉潭路的时候,霍言深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他转过头,看向贺梓凝:“你学过钢琴?”

贺梓凝转过头,匆匆地点了一下:“嗯,小时候学过。”

而霍言深,在她转头的一瞬间,看清了她的眼睛。

记忆,一下子仿佛闪电,击穿了层层迷雾,他突然想起,七年前,他被自己的孪生兄弟追杀并设计,在简家遇到的那个女孩!

此刻,车里光线颇暗,很像当初那个阁楼里的光线。

而面前的女孩,因为面孔实在太过平庸,所以,让人一下子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她的眼睛上。

她的面孔在阴影里都是暗调,可是,眼睛却是平庸里的唯一的一抹亮色,让人看上一眼,就忍不住被那样的澄澈明亮所吸引。

他仿佛再一次见到了踏雪而过的精灵。

这七年里,他一直在寻找当初那个女孩,可是,都一无所获。

当年,他晕倒后在半夜醒来,身边早已没有那个女孩,可是,借着窗外的光,窗台上那抹鲜红却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之后,霍言深带着伤离开那个小楼,等一月后解决了孪生兄弟追杀的事,回到霍家,再寻找女孩的下落,可是,都没有音讯。

而这七年里,那个女孩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那枚代表了他隐秘财富和地位的戒指,也随着那一夜消失不见。

车里,贺梓凝发现霍言深一直在看她,她心头一沉。

这些有钱人,思想往往都比较变态,天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!

她的余光迅速往窗外扫去,见已经到了小区附近,连忙端着平静的微笑道:“霍先生,我到了,谢谢您!”

司机已然停车,贺梓凝冲霍言深点头鞠躬,就要解锁离开,可是,发现后排座车门锁着!

 

第11章 等我几年,长大了就娶你

贺梓凝有些紧张,不过还是很自然地微笑道:“霍先生,能不能帮忙开一下锁?”

他眼睛微微眯起,状似思索,不过,随着轻微的声音响起,车锁倒是开了。

贺梓凝松了口气,再次冲霍言深道谢,然后,从容地拉开车门,步履不急不缓地离开。

在她走进小区后,霍言深的车调转车头,走远。

回到家,贺梓凝才发现自己都冒了一层汗。

房间里灯光明亮,儿子贺宸晞正在看《铠甲勇士》。

看到她回来,他冲她挑了挑眉:“漂亮妈,今天比平时晚回来一小时哦!不会是被哪个男同事追了,在约会吧?”

贺梓凝看着儿子漂亮却带着几分调皮的眼神,一边换鞋一边道:“你看我现在这幅样子,哪个傻瓜会追我?那肯定是眼瞎了!”

“是吗?”贺宸晞站起来,一步步走到贺梓凝面前,似笑非笑地道:“漂亮妈,我刚才听到外面有猫叫,所以就去阳台看,然后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”

这孩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随着她颠沛流离的生活经历,让他成熟得比同龄孩子都早,听到他这番小大人的话,还故意给自己设陷阱,贺梓凝就无语道:“行了,直说吧!”

“我看到一辆黑色越野车,车标太远了看不清。

不过从外观上看,有点像我们家台历上印着的迈巴赫。

”贺宸晞一把抱住贺梓凝的腿:“妈,你坦白交代吧,你是不是傍上大款了?!”

“噗——”贺梓凝不由笑了:“你这孩子成天都在想什么?!”

“我就是在想,你别太傻,有钱人靠不住。

”贺宸晞回到沙发,翘起二郎腿:“以前隔壁的春妞被富二代甩了你还没忘吧?妈,我们说好的,你千万别在那些渣男面前卸妆!”

“放心吧,就算卸妆,我不还有你这个拖油瓶嘛,你以为真有哪个男那么傻,愿意当你后爹啊?”贺梓凝捏了捏贺宸晞的脸蛋。

“切,买一送一,这么划算的事,我才不信没人愿意呢!”贺宸晞眨眼卖萌:“妈妈,你别回头有了丈夫忘了儿啊!”

“放心,我不会忘了你的,就算我去当皇后,也要让皇帝封你当太子!”贺梓凝拍拍胸口!

“行!”贺宸晞关了电视起身:“不过,回头要是真有对象,记得让儿子帮你把关!我晞哥可不是白当的!”

这孩子,向来自称晞哥,还让贺梓凝也叫他晞哥。

“知道了!”贺梓凝换了一身居家服,走到洗手间先去卸妆。

学化妆还是和之前一位朋友学的,那位朋友的化妆术出神入化,几乎可以完全改变人的五官。

所以,当她在打工时候屡屡被骚扰的时候,就想到了用这样的方法来逃避所有可能的麻烦和危险。

此刻,贺梓凝将脸上的妆容都卸掉,顿时,一张洗尽铅华的面孔便展露了出来。

相比七年前,她的五官完全舒展开来,白皙晶莹的肌肤,无可挑剔的灵秀五官,带着一种难言的隽秀出尘,美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看得旁边的贺宸晞都在感叹:“漂亮妈,谁娶了你谁捡到宝!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,要不,你再等我几年,我长大就娶了你吧!”

“滚!”冰美人却吐出这么个词来。

“喂喂喂,要优雅!这样就破功了哦!”儿子捂着嘴笑,趁着贺梓凝揍他之前,赶紧溜走。

“再过些天要开学了,我给你借的一年级功课,你看了没有?!”贺梓凝冲着外面大声喊道。

“放心吧,早就看了!”贺宸晞滚到自己房间:“漂亮妈,你帅儿子要睡觉了噢!”

贺梓凝抽了抽唇角。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微微晃神。

七年里,只要是在外面,她都顶着李晓菲的身份、顶着那张平凡的面孔,扮演着另一个女人的角色。

甚至自己的儿子,都叫在户口本上,都写的李宸晞。

当初,她一无所有被学校开除,走投无路之际,一次晕倒在路上,被一个好心的姐姐救了。

姐姐叫陈玉婷,嫁的老公姓李,正好孩子三个月就意外没了。

于是,他们说好,等贺梓凝的孩子出生,就暂时用陈玉婷孩子的准生证上户口,以后孩子出生就姓李,这样,将来上学什么的,有了户口和身份证,也都不成问题。

之后,她认了陈玉婷丈夫李大海作为大哥,也改名叫做李晓菲,找人办了张假的证件,一直用到现在。

那时候,她也曾想过打掉孩子。

可是,走投无路的她,在一瞬间看破世间冷暖,只觉得肚子里的宝宝,才是她唯一的依靠和陪伴。

所以,她咬牙坚持生下了他,母子朝夕相伴。

而如今,七年过去,所有的痛苦算是终于熬过来了,一切,似乎越来越好了。

贺梓凝收拾洗漱完,先去了贺宸晞的房间,发现他已经睡着了。

借着窗外的光,她看向儿子的眉眼,微微凝眸。

可以说,自从出生,贺宸晞就是众人目光里的焦点。

他的五官十分精致漂亮,皮肤白皙,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橱窗里的娃娃。

而随着越来越大,他的眉目里已然有了几分英气,可以预见,将来长大后,必然是个让女生尖叫的帅小伙。

到底,他的亲生父亲是谁?当初阁楼上,那个男人是谁?

慕寒的《若有深情此生白首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若有深情此生白首》就可以了哦~

若有深情此生白首

若有深情此生白首

作者:慕寒状态:已完结

《若有深情此生白首》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,若有深情此生白首主要围绕着贺梓凝乔南之发展的故事,此书的创作者是(慕寒),若有深情此生白首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:一场车祸,订婚礼上,他另娶她人,她将他送的戒指扔到他的面前,祝福他永远不要后悔!她本以为终于可以放下一切离开,却被陌生男人拉入房间,灼热的呼吸点燃夜的温度:“帮帮我,我会对你负责。”一夜之后,她的无名指,被人强行戴上了一枚价值连城的戒指。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