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0-09 14:50:17作者:洛小小

我曾爱你如星辰江城言慕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是作者洛小小所写的《我曾爱你如星辰》江城言慕青小说:十年前,我家破人亡,从众人追捧的世家千金沦落为丧家之犬,兔死狗烹,岁月的磨砺下,我成了满眼满身风尘味的世俗女人,直到江城的出现,我再度了进入了童话世界,他的独宠,他的怜惜让我为之迷恋……但,泡沫终究一触即破,十年前的真相、流产……一件件毁灭性的事让我幡然醒悟,谎言的丑陋让我自嘲,我不过就是男人手中的棋子和玩具,当江城悔恨地寻觅我时,这场游戏,我不玩了!

《我曾爱你如星辰》我曾爱你如星辰在线阅读-我曾爱你如星辰江城言慕青小说 免费试读

我曾爱你如星辰全文免费阅读

第十六章 意乱情迷

车上。

我目中无神地瘫在位置上,江城坐在一旁,什么话都没说,我感恩他此时的无言。

回别墅,一路繁花似锦,我憋了一天的眼泪,还是流了出来,想着那对背叛我,在我眼皮底下媾和的男女,我终究是气不过。

纪婧瑶,曾是我最亲密的闺蜜,我跟她分享过我和顾启宸在一起所有甜蜜,而顾启宸,当年那白衬衫孤傲地站在老槐树下的背影,我着魔发誓要一辈子守护着的背影,偏偏这两个人,拿我的真心当猴耍。

我胡乱的抹着眼泪,可是怎么都抹不完。

“别把我的车弄脏!”

低气压,我转向江城。

“我在擦,停不下来,我能有什么鬼办法,大不了我帮你洗车。”

我冲着他大吼,他顿时暴戾恣睢朝向我。

“停不下来,那我帮你。”

狠戾的声音,下一刻,我的唇就被堵上了,冲撞的力道让我唇上泛着痛意,我睁眼看着同样睁着眼眸的江城,他石墨般的眸子,像夜里的狼,紧盯着我。

他重重地咬开我的唇,残暴进入到我口腔中,勾着我唇舌,肆意的翻滚,我的脑子因他的粗暴,因胸腔中的缺氧而浑沌了,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无意识地开口。

“唔,放开我。”

我口齿不清含糊着,他手稳住了我的后脑勺,没有撤退之意。

“别怕我。”

他贴在我耳边说道,语气轻柔得不可思议,鼻息再度相交,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,在我彷徨间,他再度印上了我的唇。

这一次,他亲的很有耐心,缓慢地临摹着我的唇形,真如恋人间的温存一般,我被蛊惑了,在他的神情,和超高的吻技下,化成了水。

他一遍遍地哄着我似的,让我张开嘴,让我接纳他,而我大概早就忘了,又或是从来没有被人这般吻过,整个心都麻醉了,我伸手毫不犹豫地抱在他的脖子上,跟随着他的脚步,享受着这个吻。

是我的配合让他失控了吗,还是因为狭隘的车内让他施展不开,他双臂一收将我直接抱坐在他的腿上,越发热情地吻住我。

凌乱了,一切都凌乱了,这个吻一直等到车停下,方才停歇,还是江城先停下,抱住我的身体好一会,直到双方粗重的呼吸都渐缓,直到彼此的心跳趋于平稳。

我在彻底找回意识后,连头都抬不起来,捂着火辣辣的唇,下了车就往别墅里跑。

连黑叔和佣人的招呼都无视,直奔自己的房间。

我的天,我到底做了些什么?

我跟江城接吻了,不是强暴戏码,不是蜻蜓点水,而是比法式热吻更禁忌的吻。

我走进洗手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抚摸着自己的身体,真没有一丝红疹,有的只是无名的火在血液里来回窜动。

我审视着,我在想,是因为我无意中经历了男女之事的缘故吗?所以现在的我眼眉里竟然如此娇美,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般渴望着被爱抚?我胡思乱想着,门被有规律的敲响着。

我忐忑走到门边,打开,江城站在那,将我遗忘的手提包递过来。

“谢……谢谢。”

一出声,那娇声嘶哑出卖了我,脑子里热烘烘的,都是他的吻,他的身体,他的怀抱,一时间我的目光无处安放。

“洗完澡,下楼吃点东西。”

他嘱咐着,我跟个土拨鼠一样,点头,然后他笑声出来,我涨红脸,幼稚地关上了门,好一会儿被我挡在门外的人才离开,因为笑声一直没断。

精彩而疲惫的一天,我以为我会胡思乱想失眠到天亮,但……沾了床,我就入睡了,一觉到天亮。

我满怀一颗好心情下楼,但,与往常不同,这一次餐桌没人,我下意识看向江城的房间。

“少爷出差了,已经走了两个小时,三天后回来。”

黑叔见状开口,我愣住了,食不知味地吃完早饭,上班,在发呆了一个上午后,我才想明白个事。

昨日那吻,他好像说是为了帮我别哭以免弄脏他的车,不具其他任何意义。

中午我让小美把昨天的财经新闻报纸都拿来,从头看到尾,我没看到我的名字,但江城却占据了不少板块,差点抢了一对新人的风头,作为他女伴的我只冠以神秘女的身份,真不知这样的安排是这两个男人谁为之。

这种结果与我而言再好不过了,少惹一身骚,我以为能安静的继续生活,但我竟然忘了那对狗男女。

但顾启宸找我的公司的时候,我真想让保安轰他出去。

会客室。

“慕青。”

他带着柔情地叫着我名字,昨个冲着我的嚣张气势,渣都不剩。

“你好能耐,这么快就找到我上班的地方来,不怕纪婧瑶知道你私会我啊。”

我嘲讽着,他面露难堪。

“昨天那个男人是江城,黑禾集团的总裁江城?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“什么关系跟你有关系吗?”我没好气地回答,他上手想扯我手臂,我连忙眼疾手快地后退。

“放尊重点,姓顾的。”

看我如此激动,顾启宸先是一怔,然后面带欣慰。

“慕青,你这么紧张我,我就知道,你还忘不了我,你还在乎我是不是?”

顾启宸自作主张地做出结论,差点没让我捧腹大笑,天他妈知道我是怕被他靠上之后,自己犯病毁容。

“这么多年,你的脸皮还是一如既往的厚,顾启宸,离我远一点,否则我会刷新你的认知,让你知道得罪我,到底是什么后果,以前我放你们这对贱人一马,是我还有点人性,可现在,我可什么事都做的出。”

我警告着,顾启宸笑容收了。

“你现在是江城的女人是吧,我真没想到你会沦落到成为人家的情妇,慕青在我心里,你一直都是不可亵渎的公主,女王,这么多年你真的变了。”

顾启宸感慨着,目光里也嫌弃着,而我,忍不住地冲着他扑了一杯水。

“少恶心现在来我这装,你还当我是好哄的言慕青好骗的小丫头吗?顾启宸,今天你不该来找我,给你五秒钟从我眼前消失。”

第十七章 叛逆心理

“慕青,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?”

“1!”

“当年是我跟婧瑶不对,可是我真心喜欢过你,无论你现在变成什么样,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
“2!”听着他的话,我只能更狠更恨地低吼。

“好好好,你别生气,我是替婧瑶来道歉的,麻烦你跟江总说一声,是我们有眼无珠,求他大人大量别跟我们计较。”

“3!”

我吃人地眼瞪着他,顾启宸如斗败的公鸡在我目光下走向门口。

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联系我,我……”

“滚!”

终于在我爆吼之后,房间安静了,我满脸的疲惫。

我在会客室里坐了很久,久到整个人都麻木了,久到外面的天都黑了,才有气无力地拿包下楼,我躲过了江城派来接我的专车,独自回到了我一直没有退掉的房子里。

没想到屁股都没坐热,电话就响了。

“人在哪?”

男人不可一世的声音,这才是那个男人,昨天的短暂片刻只不过是意乱情迷罢了。

“在家啊,还能在哪。”我随口答道,他愣了下,几秒过后,便是阴寒声而来。

“你又回了那垃圾堆了?”

“呵,你这话说的,什么垃圾堆,我在这里住了三年了,照你这么说我就是垃圾了?”

“我让司机去接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言慕青,别惹我生气。”

江城不温不火地说,我嗤笑。

“你让我陪吃陪喝陪睡,我没意见,可是你人不在,难道我还得守着你的空房子吗?我是你的谁?情妇都谈不上吧,你何必这么为难我,等你回来我就回去总可以了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电话那头还想说,我没给机会就掐断了。

两天我的手机没在响过,男人的自尊心被我伤了?不想搭理我了?可一连两天黑奎都守在我们家楼下,这又算什么?江城是怕我跑了?

第三天中午,我正想着晚上要不要回别墅去,不闹了,闹也是我吃亏的多,何必跟自己过不去,结果大中午,我下楼上车吃午饭,就看着风尘仆仆的男人坐在车上。

我站在车门处眨了眨眼,好一会才木讷地上车。

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我朝着他问,他只是很不爽地拿起碗筷,跟我耍着大少爷的脾气。

一顿午饭,他愣是一句话没跟我说,我莫名其妙地回到办公室,想了想不禁想笑。

三天前的早上,我以为我们碰面会是手足无措的场景,但他走了,两天前挂他电话的时候,我想着的是,他回来肯定是想着法子要惩罚我,可是,今天……

我意外的好心情,下班特地从街角的精品店买了个小礼物,回去,算作这个男人先前帮我的回礼,也算是哄哄他的臭脾气。

我回到别墅的时候,不出意外他坐在沙发那,如同先前的日子一般,等着我。

他见到我的出现,连吃饭两个字都省了,直奔餐桌,这幼稚的举动让我哭笑不得。

饭后,他招惯例是要直接进书房的,我拉着他衣角问。

“你这闷气要到底要生到什么时候?好好好,我跟你道歉,我不该私自回去住,我这不是也怕给黑叔他们添麻烦吗,你看我也说到做到了,你回来我立马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回来了对不对,你别生我气了。”

我娇嗔地,也不知道江城吃不吃我这一套,但是个男人都抵不住女人的撒娇吧。

“放开。”

他朝着我说来,表情冷酷十足,我白了他一眼,从身后拿出礼物袋。

“送你,跟你赔不是,你一个堂堂集团总裁,至于跟我这过不去吗,别生气了,额……你要是再生气,我也没办了,反正我真尽力了。”

我把礼物袋子朝着他手里一塞,他怔色,看着手中之物,反应变得迟缓了,表情也没有那么生硬了,大冰山终于有融化迹象了。

“你要不要看看,虽然不是什么奢侈品,不过是我精挑细选的,感觉很适合你。”

我提议到,他在我期待的目光打开了礼物盒,别致的袖口,让他陷入了沉默。

他盯着看了好久,久到……

“嫌弃?”

我尴尬地问,因为江城的脸上我完全看不出有欢喜的表情,只是沉沉的,完全让人看不懂他在沉思啥。

“算了,那我拿去退了吧,等我发工资,我给你送个好一点的,比较你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项目,业绩奖就不少了,袖扣还是应该买得起的。”

我顺势要取回,哪知道他手一合,把绒盒子紧攥在自己手中,看向我。

“我等更好的。”

说完,他转身进书房了,我的手就这么停留在半空中,抓空气。

“喂!江城,你搞没搞错,一个不行还要两个,有你这么厚脸皮的吗,你那么多钱不会自己买啊,剥削我这种底层小市民有意思吗?”

我敲门叫吼着,没回答,门把一扭就打开了,可是我没胆量了,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,长针眼。

第二天,我特地看了他西装的袖扣,不是我送的。

我内心讪讪一笑,想着那种低级货,即便别致,恐怕咱们这个龟毛的江总裁也看不上,可是,那也不少钱呢,不戴就不能给我拿去退了吗?

“不好好吃早饭,你嘟囔着什么?”

江城冲我问来,我皮笑肉不笑。

“我说你今天的袖扣真好看,阿玛尼限量款,这多适合您尊贵的身份啊。”

我顽劣地笑着说完,丢下碗筷走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抑制不住的上扬嘴角。

一连几日,哪怕我提醒他,是不是该尊重一下我的心意,象征性地带一次我送的袖口,可人家就是不care我,我也不强求了,或许我的品味实在不够他的格调。

不过,说实话,跟江城同居在一块的日子跟我先前的想象完全是大相径庭,我以为这个男人会变相地折磨讥讽我这样风尘视金钱如命的女人,但,完全没有,相反,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,我都比之前的日子过得舒坦的多。

除了我被当成提款机的命没有改变。

许雯娟喜滋滋地从我这拿走了三万块钱,向我承诺这是一个月的花销,这种话的可信度几乎为零。

许雯娟刚走,我心情还没好,我的办公室又来了不速之客,纪婧瑶。

第十八章 动了顾家

纪婧瑶一进门就开始打量着我工作的环境,眼中充满了不屑,我横着眉看着她花枝招展地走到我跟前。

“你来这干嘛?这里是我办公的地方,请你离开。”

我冷冰冰地开口,她脸上挂着的得意笑容收了收。

“你以为我想来找你,你要是不想出丑,那就跟我出去谈。”

纪婧瑶毫不掩饰的脾气真的了我当年的真传。

“搞笑,我凭什么跟你出去,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还真搞笑,背叛我之后,还都想私会我,真有意思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纪婧瑶听到我话,立马瞪直了眼。

我把那天随手扔在抽屉里的名片丢在了纪婧瑶的跟前。

“顾启宸给我的,让我心情不好或者有需求的时候给他打电话,他没跟你说吗,就在佟楠楠婚礼的第二天,他就迫不及待来找我了。”

纪婧瑶拿起坐上的名片生怕我诈她一样,仔仔细细地看,确定上面的名字是顾启宸,整个精致的妆容都解救不了她扭曲狰狞掉的脸,几秒后,她隐忍地怒气朝着我而来。

“他才不会跟你说那些话,你少骗我,他来找你肯定是因为黑禾集团总裁的事。”

纪婧瑶脑子反应还不算慢。

“你是不是想太多。”

我波澜不惊地笑话着,纪婧瑶挤了挤眼,开口。

“我想太多?言慕青,是你太过有能耐吧,你竟然为了钱,勾搭男人,太出乎我意想之外了,真好奇你勾男人时候,是什么样子,还是这样趾高气昂,高高在上吗?还是低三下四地随意给那男人玩弄……毕竟你一直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那种人,为了满足自己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。”

纪婧瑶恶言讥讽道,我本该恼火生气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对她最后的结论深加赞同,我诡异地笑了起来,令纪婧瑶疑惑地瞪着我。

“你笑什么。”

“我笑你既然这么了解我,那还敢来找我,你这些年的脑子是都被狗吃了吗?”

“言慕青!”

纪婧瑶咬牙切齿,我冲她挥挥手。

“滚吧,别在我眼前当苍蝇,否则我指不定一个生气,真的会做些什么,毕竟我就是个嚣张跋扈十恶不赦的坏女人。”

“你装什么,你不是已经让黑禾针对顾家了吗?!”

我话音刚落,纪婧瑶就紧跟着说了这句,让我嘲讽的笑停滞住,我冷漠地抬头看向她。
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我怕我听错。

“言慕青,以前你不是最讨厌人敢做不敢当吗?怎么自己现在变成了这种缩头乌龟,不敢承认了。”

“我让你再说一遍!”

我冷言着,她嘴角抖了抖,有点被我惊吓的模样,随即又一鼓作气昂起头。

“你以为我想来找你吗?言慕青,当初的事,我承认我有不对,但我跟启宸都被你整成了那样,那些艳门照让我跟启宸头都抬不起来,还被我们的父母发配到国外去,这么多年我跟启宸当初就算有欠你的,也受到惩罚了,你现在干什么非得还要跟我们过不去,顾家生意这几天接连受挫,就连常年合作的商业伙伴,都突然违约,你别告诉我跟你没关系,华南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顾家相安无事这么多年,除了突然来华南的黑禾有这样的能力,还有谁会这么恶整顾家?你还给我在这装不知情,你以为我会信吗?!”

纪婧瑶一骨碌说来,我沉默了。

“言慕青,顾启宸当初之所以不选择你,就是因为你睚眦必报,太过心狠手辣,你知道吗?”

纪婧瑶翻着就事说来,我抬头看着她。

“说完了吗?”

我的冷静让纪婧瑶脸色涨红了。

“请你立刻停止伤害启宸,让黑禾再做那些卑鄙的事,否则,大不鱼死网破,以前我不敢报复你,不代表现在我不敢,别忘了,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言慕青了,当年你对我做的那些事,现在我绝对有能力做到,到时候,你看那个姓江还要不要你。”

纪婧瑶甩下狠话,拿着包跟孔雀开屏一样,走了,对于她最后的愚蠢的话,我不予置评,此时我脑子里想的只有,江城为什么去招惹顾氏,真是因为我?

心思重重地我晚上回到别墅,一直把话憋在胸口,江城一直都是淡漠寡言,面无表情的,偶尔因为我的注视蹙着眉头看向我,在我收回目光后,又继续做他自己的事。

晚饭后。

“能不能跟我在花园里走一走,我来这这么久了,还没重新逛过后花园。”

我叫住了要进书房的江城,江城看向自己书房,有一丝犹豫。

“你很忙?”

我知道他晚上会跟国外的分公司开视频会议,有一次我透过门缝看到的,他用流利的英语训斥着人。

“算了,那就下次吧。”我自己也没想到该跟他怎么说。

“先去换个衣服,外面风大。”

在我转身之际,声音穿透而来,我讶异地回头,看着他关上了书房的门。

九月的天确实到了早晚凉的时候,我穿着针织衫出来,就看着江城挺括的背影在路灯的映衬下,迷人而伟岸。

“嗯哼。”我站到他身边,他看了我一眼,率先走着,我跟着。

静谧,安详,舒服的风吹来,我看着灯光敞亮的花园,不禁勾着唇角。

“这花园是我妈妈设计的,很小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这个后花园,幻想着等我长大,一定要跟我的白马王子在这里拥抱着,看星辰,直到地老天荒,不知什么时候,我竟然把这样的幻想给忘了,如今,连实现的机会都没有了,这算不算一种报应。”

我自嘲笑着说来,看向江城,而江城也正看着我,目光灼灼,让我忍不住又有了可笑的臆想。

“江城,说起来,我得感谢你。”

我笑着说来,他不理解地看着我。

“这八年,从我离开这之后,我就没在回来看过一次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我不喜欢猜谜。”

“切,无趣的人。”

第十九章 夸你吻技错了嘛

我鄙夷着,又再无奈地开口。

“因为我怕再回来看的时候,这里什么都变了,我那些能留住的珍贵记忆会不会也随之都消散了,可是没想到,这八年,这里竟然一点都没变,仍旧那么干净整洁,就连那栋当初被我们废弃的花房,现在都被整理过是吧。”

我看着不远处的圆形花房,那个花房是我母亲的秘密基地,后来我母亲过世,那里就被我父亲给锁了,怕会触景生情。

江城看着那花房,看得很……深情,温柔的模样让我觉得莫名奇妙。

“等机会到了,我会带你去看看里面现在的模样。”

他低语着,都快让我听不清楚他说什么了。

“回去吧,早点休息。”

他要走,我没空探究他刚才话什么意思,连忙叫住他。

“江城,你是不是针对顾家了?”

我一问,他停住了脚步,我看不到他的正脸,但是从他身上散发着的气息,我隐隐觉得他与方才不同了。

“今天纪婧瑶来找我,跟我说,有人在这短短的几天里,把顾家的生意搅得一塌糊涂,江城,是你做的吧。”

我秉着呼吸,顶着压抑的气氛,再问一遍,他缓缓地转过身,阴沉着朝向我。

“你心疼了?”

他质问着,这问题让我愣了两秒。

“真是你。”

“是我又怎么样,在我眼皮底下动我的人,是他找死。”

江城冷酷十足地说来,这种形象,是他给外人的形象。

“你的人?是指我吗?江城,你会不会入戏太深,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人了,我只是跟你在交易而已,你别这么认真好吗,我怕我还不起这个人情。”我笑着说,他眯着眼看着我,小火苗在燃烧。

“你别着急生气啊,我只是说实话,江城,这些日子,我知道你对我挺好的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每个跟在你身边的女人都这样,但我很感谢你,感谢你等我吃饭,感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维护我,感谢你让我重新走一次这里的花园……不过,别再因我做一些无谓的事了,顾家的事,你不要插手,黑禾刚来华南,你想在这里开拓市场,站稳脚步,该做的是笼络人心,拓展人脉,而不是因为我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得罪本地方的势力。”

我幽幽道来,说完他眉头都蹙在一块了,有点不自信地开口。

“你是在关心我?”

这语气,着实不像出自江城之口,可我欣然点头,让他立马眼中有光,似惊喜,在我猝不及防下,他突然伸手拉我,将我拉入他的怀中。

身高的差距让我抬头仰望着他低下的脸。

“你这突然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吻你,给你一次机会,你可以躲开。”

江城给我下达最后的通牒般,我傻着眼,我都没反应过来,就又听到一句。

“时间到。”

“我靠,你这耍无……唔唔唔”

我被江城紧紧捏着下巴,他像是品尝着美味蛋糕一样,含着我的唇,恣意的亲吻,显示他愉悦的心情。

我从瞪着他,到无力挣脱地闭上眼,再到最后瘫软地依靠在他怀中,忍不住吃笑。

“江城你有时候看起来真的很幼稚,不过我必须承认你的吻技真的很棒,看来传言真不可信,怎么能传出你不近女色这话,明明就是个调情高手,说说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了。”

我笑言而来的话让我抵着的宽阔胸膛一僵,下一刻,我被扶着推开,江城看着我,眼中隐晦不明。

“刚才的吻,你是什么感觉?”

江城问我,我愣了。

“我说了,很棒的啊,我没有任何不适感,很舒服,很合得来。”

“言慕青!”

声音像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,他气恼了,我无辜地眨巴着双眼。

“干嘛,我夸你吻技好也有错?”

“难道你就没有其他感觉吗?”

他一吼,我傻眼了,我张着嘴,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因为确实没有什么可说的,能有什么其他的感觉?

江城被我这一连懵样气得直接甩头走了,留我一个人独自在花园里凌乱了。

翌日一早再见,江城又变回了那个面无表情的江总裁了,昨晚的吻大抵又被这个人选择性遗忘了。

我跟他之间又变成了拉锯战一般,这种忽近忽远的相处模式,让我不知何时变得在意起来,是因为他无意间给的一丝温柔,给的包容和宠溺让我防御他人的机制变弱了吗?

我胡思乱想之际,佟楠楠打来电话,说自己在家太无聊了,邀请我去做客,自打她结婚后,我们确实有一段日子没见了,我踌躇了一下,应约了,随后向江城打了个电话,报备一声,让他别来接我了,我晚点自己回去,江城没反对,我以为他继续生我气呢。

哪知。

我到了叶少卿和佟楠楠住处时候,家里已经有了好几个人,都是上次见过面的,其中,江城也在。

我看着他拿着红酒杯跟着谈着,见我到来,跟不认识我一样,目光不做一分停留,演足了冷酷无情的范。

“慕慕,你来啦。”

佟楠楠欣喜地拉着我朝着人群走。

“少卿,给慕慕拿个烤串来。”

佟楠楠冲着一旁叫,我才发现今天的厨师竟然是叶少爷。

“行头不错。”

我忍不住笑话着,叶少卿表现出老友的一脸无奈。

“帮我说说这奴役我的女人,她自己想吃就算了,还非得让我烤,这要是消息放出去,我叶少卿以后还怎么谈生意啊。”

“少卿,你宠老婆的那点事,这华南还有人不知道嘛?得了吧,快点烤,叶大厨,吃完我们还等着跟你来两局呢。”

说话的是广富商厦的小开薛绍,也是中南财经毕业的,同是江城他们的校友,在江城和叶少卿之间,他应该是个中立,上一次吃饭他就特别热情地欢迎江城来华南。

叶少卿拿着酒堵了薛绍的嘴,戏谑着。

“待会别输得又扒了裤子回家。”

“新郎官就是不一样啊,今个咱们江老大在,都不惧畏,让我看看是不是一直结婚当天的穿着红内/裤没舍得脱呢。”

薛绍荤话一出,在场的都笑了,佟楠楠羞得红脸,而我……懒得吐槽。第19章结束

第20章开始

第二十章 棋牌定生意

“薛绍注意点,楠楠和慕青在呢,别嘴贱找削。”

叶少卿开口,薛绍动动嘴皮,冲着佟楠楠笑笑表示歉意,目光掠过我时,眼中倒是有了几分玩味,余光特地瞥了他隔壁的江城后,才冲我笑着以示歉意。

简单的晚餐后并没有想上一次那样的立刻就各回各家,牌局坐下来,我才知道一本正经的江城也会玩这种幼稚的东西。

“待会坐我旁边。”

我本来想坐一旁陪佟楠楠聊聊天的,江城却方才越过的身边时用着两个人的话音说来,还是不可抗的语态。

等他们落座后,江城旁边果然多了一张凳子。

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坐下来,除了叶少卿其他几个男人都吹着口哨。

“今晚要不咱们玩大点。”

薛绍喝多了吧,笑逐颜开地,江城和叶少卿没有异议,薛绍立马开口了。

“底注就那西面的那块地如何。”

薛绍这话一说,顿时其他不起哄的两个男人们笑意顿了,纷纷看向江城和叶少卿。

“老薛,你喝醉了,别说胡话。”

有人拉场子,薛绍不以为意,一手拍一个人肩膀,左右看着江城和叶少卿。

“两位玩还是不玩啊,西面那块地,下个月是跌板钉钉要开拍了,你们俩现在各自费尽心思的,我看着都累,不如棋牌场上定了如何,指不定,还能给我捡个漏。”

薛绍说的西面的地这种消息,我是没听过,但从话音里我算是听明白了,江城这么多天忙忙碌碌的,一定跟这块地有关,而且,叶少卿想要,就说明,这块地非常重要,尤其是黑禾想要踏入华南这个时机上。

叶少卿看了一眼江城,莞尔一笑。

“我没意见,说玩大点,不至于反悔,阿城你呢。”

叶少卿冲着江城问过来,佟楠楠还傻乎乎地为他男人鼓掌,好似崇拜地看着叶少卿,我也是醉了。

我余光瞥着身旁的江城,在想他会不会拿黑禾的未来、自己的工作当儿戏时,江城突然面向了我。

“你说呢。”

我?

我!

我荒唐而瞪大了双眼看着江城,眼神震惊地看着他。

“要玩吗?”

江城又补充了一句,我更傻眼了,我蠕动着嘴唇,十分勉强地笑着。

“这个让我决定吗?”

我提问,他目光戚戚,眼中有失望之色,薛绍不闲事大,立马跑来笑话。

“叶少卿还没成妻管严呢,江城你这是干什么啊?宠女人也得有个度,别晃瞎我们这些单身狗的眼。”

薛绍的话让我耳根微微发热,江城这是在宠我,当着这么多人面宠我,还是……还是让我背黑锅呢!

这里可是叶少卿的场子啊。

这盘牌,江城赢了,叶少卿那边见我不爽,他输了,我指不定又能被他看成个什么内鬼,就知道怂恿他做愚蠢决定。

“你自己决定吧,我也不懂棋牌,这里我是最人微言轻的那个,江总裁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我疏离笑着说道,江城的目光彻底的黯淡掉,气氛突然变得很压抑,另外几个人对我的眼色都变了,薛绍也自嘲着笑着,只有叶少卿,似乎料定这个情况一般,目光恣意的很。

我心下忽有不爽,原因为何我现在无从探究,身体的意识超乎了大脑的运作,我竟然伸手覆在了江城的手上。

“你输了可不能怪我。”

我撒娇地开口,江城眼一眯,盯在了我们的手上,随后是……又是让我吃不消的情况,他勾着嘴角,众目睽睽下,紧握着我的手,然后放在了唇边,亲昵地一吻。

佟楠楠惊呼了一声,我也傻眼了,手面上热热麻麻的。

这么多年,我早就不是个容易脸红有羞耻心的少女了,可现在,我的脸肯定是红了,我立马抽回手,娇嗔瞪了江城一眼,收回目光的时候刚好瞥见了叶少卿的凝重之色。

叶少卿在想什么,我知道,无非就是我……不过敏了呗。

大家冲着江城一顿吹嘘着,牌局就此打开。

三局两胜。

第一局,大比分差距,江城轻而易举地就这么败了。

佟楠楠拉着叶少卿欢呼,薛绍吆喝着红内/裤果然厉害……而江城从刚才亲吻完我的手面就一直勾着唇角,此时都输了也只是但笑不语。

我真的快被这个男人搞疯了。

输了,再输一局,地就没了,他怎么笑得出来的。

“你要喝水吗?”

我询问着他,他冲我摇头,放在桌底下的手,冲着我手心再度袭来,让我挣脱不得。

第二局开始了,他拿着牌,第一瞬间就蹙了下眉,我心凉半截了,我有些不敢看这下去了,怕他输得太惨。

我拿出手机开始胡乱刷着微博段子,试图从这郁闷的气氛中解脱掉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刷的太入神,以致于薛绍说了我什么,我没听见,我被江城点了鼻头,才回过神。

“言大小姐,你这心真够大的,这牌场上都这么激烈了,你刷个微博能看得那么精精有味,着实让薛某人佩服您的定力。”

薛绍寒碜着我,倒是没几分恶意,我讪笑两声,将手机收回了口袋,看着牌局。

“打到几了?”

我随意地问江城。

江城说“A了。”

我挑了下眉,压低了嗓子开口。

“哪边A了?”

我明明说的很小声,不知道薛绍是不是有顺风耳,噗嗤笑出声,看着我。

“言大小姐,你真牛,我终于相信你的能耐了,你确实有搅动风云雄霸天下的能力,想不叫人前赴后继都难。”

薛绍隐晦不明地说着,我迷惑了,勉强地笑着。

“薛少过奖了。”

“同花顺,承让。”

男人的声音盖过了我的,我看着江城手里没牌了,反应过来,他走了上家。

薛绍鼓鼓掌。

“江老大就是江老大,牛掰呢。”

我听着这话,瞬间松了一口气,这是平了一局?看来还有希望,我刚期待着呢。

哪知道叶少卿笑了。

“阿城,愿赌服输,西面那块地你的了。”

我……操。

我这玩个手机,多久?我不过就是稍稍熬了时间,所以他们都下去两局了,关键我还不知道第二局江城何时赢的。

洛小小的《我曾爱你如星辰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我曾爱你如星辰》就可以了哦~

我曾爱你如星辰

我曾爱你如星辰

作者:洛小小状态:已完结

我曾爱你如星辰江城言慕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是作者洛小小所写的《我曾爱你如星辰》江城言慕青小说:十年前,我家破人亡,从众人追捧的世家千金沦落为丧家之犬,兔死狗烹,岁月的磨砺下,我成了满眼满身风尘味的世俗女人,直到江城的出现,我再度了进入了童话世界,他的独宠,他的怜惜让我为之迷恋……但,泡沫终究一触即破,十年前的真相、流产……一件件毁灭性的事让我幡然醒悟,谎言的丑陋让我自嘲,我不过就是男人手中的棋子和玩具,当江城悔恨地寻觅我时,这场游戏,我不玩了!

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