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0-09 14:55:22作者:柚子不加糖

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贺唐宋芮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是作者柚子不加糖所写的《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》贺唐宋芮惜小说:心爱的男人和闺蜜暗通款曲,联手挖空父亲公司,连她也不放过!她反思自己,为何放着优质王老五不爱,去舔一个背叛自己的渣男?!老天垂怜不忍她枉死,既然这样,就别怪她也渣一回了!

《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》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在线阅读-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贺唐宋芮惜小说 免费试读

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全文免费阅读

第十六章 到手的鸭子飞了

周淑兰三个字传入陈祁的耳中,他只觉心中忐忑。

他和周淑兰之间的事情,眼前的女人根本不可能会知道,也不应该知道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刚刚宋芮惜的眼神,却像是能够看穿他一样。

“哈哈。”他尴尬地笑了笑,故意将宋芮惜搂入怀里,“你和她是闺蜜,只好让她帮我一个忙,多说点好话。你放心,有空我一定会请她吃饭补偿。”

宋芮惜眨眨眼,笑着点了点头:“就知道祁哥哥你最好了。”

她巴不得陈祁和周淑兰多接触一些,等到时候,才能让他们死得更难看!

“不过说起吃饭,今天我先请你去吧,你最爱的那家法国餐厅我已经给你约好了。”

“真的呀?我刚刚就一直在馋那家店,果然还是祁哥哥你最了解我了!”

她忍着恨意,欢喜挽上男人的胳膊,高跟鞋哒哒作响,眼眸却闪过一抹狡黠。

熟悉的法国餐厅,再来这里确是不一样的感受,她永远都忘不了,当初在这里吃饭的时候,她还傻乎乎以为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能够和睦相处是一种幸福。谁知道,他们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勾搭上了,甚至还在洗手间偷偷调情!

宋芮惜摸出自己的手机,点开照相机咔嚓对准了陈祁一通乱拍。

“惜儿?”陈祁下意识躲闪,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女孩子出去吃饭都喜欢拍照咯,干嘛这么不开心呀!”

“我怎么会不开心,惜儿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多虚伪的话语,居然在他口中被说的这么深情,还真不愧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的男人。

她扬起一抹笑意,手指轻点,发送朋友圈——

“惜儿你尝尝,这道菜特别好吃。”

宋芮惜看着自己面前多出来的一块鱼肉,倒是乖顺地埋头只吃饭,她才不急着挑明呢。

“对了,最近张导那里有一个剧,想让我去演男主角。张导在圈子里是个什么地位你也清楚,但是公司决定将我雪藏,这是不是……”

“的确是不太好哈!”

“当然不好了,这会让公司损失不少的利益。”

宋芮惜眨眨眼睛,放下筷子撑着脑袋注视他的眼睛,她咬着唇做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,声音都故意柔了很多。

“祁哥哥,我超级想你,还以为你今天来是为了跟我约会,怎么你一见面就说工作的事情呀?叔叔伯伯们都那么厉害,你怎么不找他们呀!”

她鼓着腮帮子,故意闹小脾气将面前的碗筷推远。

“……”

陈祁被问得噎住,让他去找那些老狐狸,这话怎么开口?!

现在公司上下谁都知道这个小丫头手段雷厉风行,就算是无厘头没有章法,也不允许任何人忤逆她的决定。

如果找那些老狐狸能解决的事情,他才懒得搭理她。

“我怎么会……我当然是来看你的,那我们不说工作了好不好?”

陈祁连忙表明自己的心思,拿起桌面放的帕子,凑过去替她擦拭嘴角。宋芮惜只觉得一时鸡皮疙瘩满身,想躲闪但是却强忍了下来。

还不是时候!

谁知道有时候,就是这么巧。

那条朋友圈本意是希望周淑兰看到,但是谁知道,偏偏也被贺唐盯上了。

他刚刚走进就看到这一幕,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此刻如同覆上了一层冰霜,身边的贺云几乎都能够感受到气温骤降。

贺云打了个哆嗦,看着那边的始作俑者在心里默哀,完蛋了完蛋了!

“贺云。”

“……”被点到名的贺云打了个冷颤,连忙凑上前,“少爷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之前跟我说,陈祁最近有一个什么活?”

“是,张导有一个新戏马上要开机,陈祁毛遂自荐,张导那边也同意了。”

“毛遂自荐?”贺唐冷笑一声,也不继续往前走,反而随手拉过一个椅子坐了下来,指着那边背对他的男人,“我要他现在就梦想破灭。”

陈祁来找宋芮惜是为了什么,他当然能够猜到。只不过,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了,贺唐是什么人,他当然不会让陈祁好受。

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贺云暂时走到外面去处理这件事情,贺唐却一动不动,眼神一直落在他们身上。

自从宋芮惜重生以后,对于周遭的环境十分敏感,她察觉到有人的视线灼热,抬起头张望就看到了坐在那边的贺唐。

她正在喝汤的手一抖,汤汁洒在桌面,有些还溅到了衣服上。

“惜儿,你没事吧?”陈祁连忙抽出纸巾,热忱地擦拭着。

贺唐的眼神如同鹰鹫的眼眸,一刻也不放过,紧紧凝视那只擦拭宋芮惜胸口的手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宋芮惜居然会有一丝愧疚的感觉。

“我没事啦,祁哥哥你好好吃饭,不用管我的!”她连忙开口,自己拿起一张纸擦拭。

“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啊……”

虚情假意的话语还没有说完,陈祁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。

本来今天的这一顿饭是他预谋很久的,自然不愿意被任何人打扰。但是他的眼神一扫,正好看到来电显示是张导。

他疑惑地顿了顿,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,接通了电话。

“张导,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通知?”

“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关于你的角色,我们决定不让你接手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陈祁气得太阳穴青筋几乎都要爆起。

眼前男人突然大声说话,吓得宋芮惜差点又将汤洒落,她放下勺子咬牙切齿,但是却发觉他情绪不对劲,这才留了心安静听他讲话。

“这个角色我们有更合适的人选了。”张导态度坚决,似乎是察觉到陈祁的不甘心,顿了顿补了一句,“陈祁啊,在这个圈子里混,千万记得不要招惹有本事的人。”

电话被人挂断,陈祁脸色铁青,一脸疑惑不解。

“出什么事情了呀?”宋芮惜出声询问。

陈祁牵扯笑意,强装淡定摇了摇头,轻声笑:“没有什么事情,你放心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贺唐一步一步地靠近他们,站在陈祁身后嘲讽一笑:“陈先生难不成以为,到手的鸭子,就不会飞了?”

第十七章 纠缠不休

刀叉接触盘子发出刺耳响声。

陈祁的脸色变了又变,这次的角色还是他仗着陈家的势力拿下的,目的就是为了逼宋芮惜收回雪藏的命令。

现在好了,贺唐一插手,他连借口都没有。

“祁哥哥,你这是怎么了呀?”宋芮惜眨眨眼,一脸无辜惹人心疼,“唐哥哥也来了呀!”

她当然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偏要故意询问,给他添堵!

贺唐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,不自觉带了几分威胁意味,但是宋芮惜却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“怎么会没什么呢?你是不是不拿我当自己人呀!”宋芮惜噘着嘴,一副耍小性子的模样,“可是……可是祁哥哥你不是答应会永远照顾我,保护我吗?”

“你别哭啊。”陈祁一时慌了神,生怕再得罪这个蠢女人,只能强忍内心的不爽,沉声开口,“想不想吃冰淇淋,祁哥哥去给你买。”

“嗯!想吃!!”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贺唐一样。

陈祁自然不愿意和这个男人搭话,因为在他的面前,他只会觉得自己十分没用。

他起身,看都没看贺唐就离开。

宋芮惜撑着脑袋,笑盈盈看着他的身影,直到他消失在视线,这才收敛笑意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“不继续演了?”贺唐解开高定西装的扣子,径直坐在她对面,“刚才不是挺厉害,要是我不打断你,估计你都能拿影后了。”

他话语中的嘲讽意味宋芮惜当然听了出来,但是却懒得搭理。

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你说呢?有些人不守妇道,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,你说我为什么要来?”

“……”

宋芮惜当然不是傻子,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带刺。

“贺唐,你不要胡闹,我跟你本来就只是合约关系。”她皱着眉头,视线张望环顾,唯恐因为他的出现而导致自己的计划失败。

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!

贺唐的脸色骤然发生变化,坐直了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不满的表现。

原本知道她和陈祁一起吃饭就已经足够愤怒,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说出什么合约关系。他能够容忍宋芮惜跟任何人有接触,但是唯独陈祁,永远都是他的雷区。

“你干嘛这个样子看着我?”

她的问题并没有等到一个答案,就看到贺唐猛地站了起来。

宋芮惜下意识缩了缩脑袋,向后一躲。

她纤细的手腕被贺唐紧紧攥住,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扯着她向外走去。

陈祁拿着冰淇淋,回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。

“你……你这是做什么!”

“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?”

眼看两个男人发生争执,宋芮惜只觉得太阳穴一个劲突突得疼

她重新活这一世,就是为了来让陈祁和周淑兰偿还上一世所欠下的债,而不是真的来这里享受生活!

在这里的每一天,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,因为事实在不断地给她巴掌,嘲讽她当初的愚蠢。

“哎呀,祁哥哥,唐哥哥你们别因为我吵架呀。”

宋芮惜深吸一口气,压抑内心的不悦,继续戴着面具演这一出戏。

陈祁毕竟是当红小生,贺唐又是经常会出现在商业报纸头版的人物,这两个人公然在这种场发生争执,难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,节外生枝。

“我想起来啦,我之前答应了和唐哥哥一起看电影,感谢他对我们宋家的帮助。”

宋芮惜笑弯眉眼,嘟嘟囔囔可爱模样爆表。

“但是今天和祁哥哥你一起吃饭实在是太开心了,一时忘了时间,才闹成现在这个样子。都是我的错,你们可千万不要因为我吵架呀!”

她这一番话谁都不得罪,倒是将自己扮演成了一个小可怜。

陈祁不疑有他,压根打心眼里就没有重视过宋芮惜,自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但是贺唐就不一样了,从她开腔的第一句就明白了这个女人又要演戏。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,尽管这种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十分可爱,但是这种戴着面具的方式,让他感觉不到一丝愉悦。

“没事的,等下次祁哥哥再带着你去吃日料。”他故意柔声安抚,无时无刻不在扮演他温柔男友的形象。

“下次陈先生最好把日料店包起来,省得被别人打扰。”

贺唐不以为然,牵扯笑意故意出口呛他,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今天这一出。

“唐哥哥,电影就要开场啦,我们还是快点走吧。”察觉到拍照摄像的人越来越多,宋芮惜皱了皱眉头,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衣袖。

“急什么,你唐哥哥跟别人可不一样,电影我是包了场的。”他故意接了句,这才牵着宋芮惜的手离开。

她嘴角不由一阵抽搐,什么人啊,怎么回事,说话这么阴阳怪气。

加长林肯疾驰而过,车里的气氛异常诡异,贺云透过车镜看着后座的两个大佬冷着脸,自己倒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额头一阵冷汗。

宋芮惜三两步钻出跑车,自己踩着高跟鞋愤愤回屋。

“少夫人回来了,晚饭已经准备好了,快来尝尝。”张妈带着一张笑脸,热情地说着。

她抿了抿唇角,原本打算拒绝,毕竟自己已经吃过饭了。

但是她一看到张妈那一张满是笑容的脸,她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一时心中泛酸,只能够笑着点点头应声。

“张妈辛苦了!”

“少夫人说笑,你喜欢的话我天天做给你吃。”

贺唐进门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宋芮惜坐在餐桌前吃饭的画面。

室内的灯落在她的身上,映照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感觉,他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轻轻一颤,随即涌上一阵浓浓的酸意。

他冷着一张脸走了过去,顺势坐在宋芮惜的对面。

“你还嫌和陈祁的绯闻传的不够精彩?”

“什么绯闻?”宋芮惜喝了一口汤,不以为然,“贺先生这么聪慧的人,怎么会看不出这是逢场作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什么为什么?”

面对宋芮惜的装傻充愣,贺唐心中的无名火愈发浓烈,他猛地拍了一把桌面,咬牙切齿。

“为什么你始终跟陈祁纠缠不休?!”

第十八章 跟你有什么关系

他不明白,纵使他向来聪慧,但是此刻也陷入了迷茫。

陈祁和宋芮惜的事情他当然清楚,一个是当红小生,一个是宋家的掌上明珠,这一对早就被媒体不知道怎么刻画,闹得满城风雨。

曾经他也向宋芮惜抛过橄榄枝,但是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。

谁知道那天却突然跟她发生莫名的机缘,他知道,宋芮惜跟以前不一样了,但是却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。

“你在说什么啊?我听不懂。”宋芮惜动作顿了顿,一桌的美味佳肴顿时没了胃口。

“陈祁,你为什么这么恨他?”贺唐冷眼看她,开门见山单刀直入。

她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如此直接,下意识捏紧筷子放入口中,前世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,仇恨滋生一次比一次强烈,让她生生咬出声音。

“宋芮惜?”

“宋芮惜!”

察觉到了宋芮惜的异样,贺唐连忙伸出手将她的拳头包裹,用力又怕伤害到她将筷子从她的口中取出来。

“你是属小狗的?”他眉心皱起,又是责备又是心疼,更多还是醋意。

在他的理解中,只有够爱一个人,才会如此恨这个人。宋芮惜现在的所作所为,都是在变相表达她曾经有多喜欢陈祁。

宋芮惜眼神闪躲,并没出声反驳。

贺唐的视线随之一沉,将筷子扔到一旁,生硬开口:“你就这么喜欢陈祁?”

这句话仿佛一根钉子狠狠地扎进宋芮惜的心脏,是啊,当初她就是因为这么喜欢陈祁,所以才害得她家破人亡。都是因为她,因为她那愚蠢的喜欢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眼睫毛一阵颤抖,眼泪瞬间流出。

宋芮惜却像是没有察觉一样,继续喝着面前的汤。汤汁和眼泪融在一起,她只能全部往嘴里咽。

别说这种重生的事情说出来没人信了,就是有人信,她也不愿意再相信任何人!

“宋芮惜,你真的就这么喜欢陈祁?”贺唐眼神沉沉,怒气正在滋生,又拔高声音重复问了一遍。

宋芮惜抬起头,脸上还挂着泪珠。

她眨眨眼睛,唇畔张合,终究还是闭上了嘴。

这些事情...没有必要解释。

“我喜不喜欢陈祁,你贺唐足智多谋观察入微难道还看不出来吗?”她牵扯自嘲笑意,终于开口回应。

贺唐狠狠咬了牙,看着面前再次戴上面具的女人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他径直走过去,一把将宋芮惜扛在肩头,轻车熟路往卧室走。这一次,宋芮惜没有发出任何的惊恐尖叫声,因为她已经再熟悉不过了。

宋芮惜的视线只能够注视地面,她想,自己恐怕又要遭罪了!

绝望无助的泪水从眼角滑落,贺唐将一切醋意和怒火都化作行动,丝毫不知疲倦。

......

昏沉睡意被一阵急促敲门声惊扰,宋芮惜猛地坐起来,只觉得浑身酸痛。但是门外的敲门声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,她只能快速换上衣服,这才出门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宋芮惜的声音有些嘶哑,下意识咳嗽了一声,清清嗓子。

“医院那边传来消息,说...”

“医院说什么?我爸爸怎么了?”宋芮惜神色焦急,连忙出声询问。

“夫人你别激动。”贺云连忙出声安抚她的情绪,这才将发生的事情细细道来,“医院那边说,您哥哥去医院看望你的父亲,但是却发生了争执,现在您父亲已经稳定下来,但是您哥哥...还在吵着要进病房。”

哥哥?宋芮惜咬了咬牙齿,握紧粉嫩的拳头狠狠砸在墙上。

“你等我一下,我马上出来。”她简单交代了一句,连忙转身进入卧室。

她现在没有空搭理贺唐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,只简单地洗漱了一下,随意穿了一身干练的连体装,这才急匆匆冲了出去。

“贺云,再快点,我怕那个家伙闹出什么事情!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宋芮惜紧张地捏着自己的手指,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天都想着怎么复仇,怎么保护自己的家庭,一时之间竟然将这个祖宗忘记了。

宋立诚——全然没有跟他的名字一样,简直是辜负父母对他的嘱托。

她急匆匆赶到医院,就看到一身西装凌乱的男人靠着墙壁坐在走廊里,来往的人无一不向他投着疑惑、厌恶的目光。

宋芮惜咬了牙齿,隐忍愤怒走上前去:“哥!你这是在干什么啊!”

“是你啊。”宋立诚这才慢慢抬起头,嗤笑一声,“你还有脸来?”

“你在说什么呢,我为什么没有脸来这里?”

“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?!”宋立诚猛地站起来,冲着宋芮惜大喊大叫,“我才是宋家的儿子,宋家的公司要轮也应该到我的头上!你,凭什么?”

贺云见状不对,率先一步挡在宋芮惜的面前,唯恐她受伤。

宋芮惜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将眼泪隐忍在眼眶,不愿意让眼泪流下来。

“我凭什么,我倒要问问你,爸爸生病住院的时候你在哪里!”

“现在说起我了,你一天跟你那个当红小生在一起腻歪,知不知道爸爸就是被你气病的。”宋立诚不饶人,故意叫嚷的声音很大,“啊!你现在一心想要得到公司,该不会是为了捧你的小情人吧!”

“宋少爷,谨言慎行。”贺云都听不下去,出声制止。

“你谁啊你,我们宋家的事情,还没有你说话的份!”

“是不是小惜来了,快...快进来...”

原本满腔愤怒的宋芮惜听到父亲的声音,只瞪了他一眼,连忙进了病房。宋立诚原本也打算跟进去,但是却被贺云拦在了门外。

他正准备闯,谁知道却被贺云狠狠地扼制了手腕,疼得他只能放弃。

“爸爸,刚刚...外面的事情你都听到啦?”

“我听到了。”宋父点了点头,沉重开口,“你这个哥哥啊,被爸爸宠坏了,是爸爸对不起你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爸爸你说什么呢,你要相信女儿,女儿已经长大了。”

她柔声安抚着父亲,心中也在一遍一遍说服自己,她长大了,谁都不能够再伤害她在意的人。

看到父亲点头,宋芮惜这才笑着抱了抱他,然后走出病房。

宋芮惜脸上的神情变得极其冰冷,一时之间像极了贺唐,这是贺云见到她出来之后想到的神情。

“你...你干什么...”宋立诚下意识后退。

“我干什么?”宋芮惜一声嗤笑,“宋立诚,既然你说我抢了你的公司,那我接下来就算干什么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第十九章 你以为你能逃掉?

宋立诚愣了愣,脑袋一时晕乎乎没能反应过来。

以前他也跟宋芮惜有过接触,但是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居然敢说出威胁他的话。

“你...你...”

“我什么我?爸爸住院这么久,你一直不见人影,我还没问你去干什么了呢!”

“我是你哥哥,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!”

宋芮惜深吸一口气,转过头注视着紧闭的病房门,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

毕竟在这里发生争执,一定会被父亲听到,要是到时候又气得父亲出事,那才是得不偿失。

她不由分说扯过宋立诚的衣袖,高跟鞋踢踏作响带他离开这个地方。

“你干什么!放手!”

“别喊了!你要是还想要钱,就乖乖跟我走!”

眼见两个人越走越远,贺云连忙跟身边的护士交代了一声,又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汇报给自己家的大少爷,这才快步跟了上去,保护宋芮惜的安全。

咖啡馆里,分明是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此刻像极了仇人。

宋立诚大大咧咧靠在椅子背上,翘着二郎腿不停抖动:“说吧,你什么时候把公司给我!”

“哥,你一回来不问问爸爸的病情,反而跟我要公司?”宋芮惜气极反笑,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亲哥哥。

不学无术、吊儿郎当、混吃等死!

宋芮惜看着面前的人,紧紧捏着拳头,隐忍愤怒。

“我说妹妹,爸爸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宋立诚不以为然,想到了什么故意凑近压低了声音笑得张狂,“你呢,多给哥哥点钱,好让哥哥继续潇洒。只不过——”

“只不过什么?”宋芮惜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。

“只不过你现在掌管公司好威风,你知不知道我朋友都是怎么说我的?说我家产都守不住,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给抢走了!”

宋芮惜眉梢一挑,指尖轻叩桌面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“你的哪个朋友这么会说话?”宋芮惜莞尔一笑,态度强硬,“如果你再胡搅蛮缠,别说公司了,就是钱我都不会再让人给你打一分!”

宋立诚瞪大眼睛,支支吾吾半天没能说出什么话来。

他气得头脑发胀,只觉得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简直判若两人。

“你...你别生气啊。”他只能软了声,放下身段,“这样,哥哥现在就走,你记得给哥多打点钱。”

宋芮惜差点被气得吐血,水汪汪的眼睛瞪大望着面前的人,满脸不可置信。

这个家伙怎么眼里只有钱,居然都没有说要去看看爸爸!

她深呼吸平复心情,这家伙反而站起来,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头,丢下一句话就潇洒离开。

“好妹妹,哥哥等你的消息!”

苦涩的黑咖啡入口宋芮惜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一双清澈的眼眸夹杂怒火,直勾勾注视着门口。

那个家伙已经走了,但是却让宋芮惜的心情始终无法恢复!

门口悬挂的风铃突然叮咚作响,一个穿着浅色西装的男人昂首阔步走来,径直坐在她对面,将手中的文件袋扔在桌面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宋芮惜眉梢一挑,望着面前的冷面男。

贺唐依旧没有开口,只是伸出手端起来她面前的咖啡,毫不在意喝了一口,全然不愿意搭理她。

宋芮惜当然知道,不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情闹脾气嘛!

但是她却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纤细手指拨弄细线,文件袋被打开,一沓照片从里面掉了出来。

宋芮惜挨个看过去,陈祁和宋立诚一起喝酒的照片映入眼帘,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。

还以为是谁那么喜欢多管闲事,居然是陈祁!

她看了眼依旧冷若冰霜的贺唐,牵扯嘴角露出笑意:“谢谢啊。”

“谢我干什么?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女人,我才懒得管你的破事。”他放下咖啡杯,冷声开口。

在此之前他就派人去盯着陈祁了,要不是刚刚贺云给他打电话,他也不会将这个东西这么轻易拿过来送给宋芮惜。

毕竟,她既然那么讨厌陈祁,就该让这份恨意更加强烈。

宋芮惜并没有应声,只是低下头自己思量。

毕竟她觉得贺唐说的没什么问题,他们之间是合作关系。

谁知道一看到宋芮惜这种云淡风轻的样子,贺唐就怒火中烧。

“宋芮惜,我替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你不知道感恩吗?!”

面对他的突然发难,宋芮惜愣了愣,眨眨眼睛满是疑惑。

她收敛自己的思绪,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,看到那双黑漆漆的深邃眼眸,突然顿悟。

“你有病吧!”

站在一旁的贺云心脏猛地一跳,连忙偷偷打量自己主子的表情。

什么玩意,他难道是眼花了?怎么还能看出自己主子今天心情不错?!

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有没有病,你不清楚?”贺唐耸耸肩膀,一脸无辜。

他左一口我的女人,右一口我的女人,就是他说得不知羞,宋芮惜脸颊都泛红了。

“你是不是今天出门没吃药,别说话了行不行!”宋芮惜咬了咬牙齿,压抑内心的复杂情绪,索性不再掩饰,出口就怼他。

贺唐闻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走到她跟前,不由分说就抬起手捧上她的脸颊。

突然传来的动作能够让她感受到温热的鼻息...宋芮惜瞪大双眼,呆呆坐在原地。

下一秒,温热的唇畔就触及到了她的脸颊,温柔又霸道的吻落在了下来。

“你干嘛啊!”宋芮惜眉心一拧,使劲咬了咬他的唇,顺势猛地一推将他推开。

她慌张地环顾四周,唯恐被周围的人看到,毕竟她还没有这么放得开。

再说了...她现在明面上还是陈祁的女朋友呢!

看到这一幕的贺云已经觉得自己十分危险,连忙转过身去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。

夫人真的是太野了,没想到少爷居然还喜欢这一款。

“你说让我别说话,我就动手了。”贺唐感受到嘴唇的疼痛,抬起手抹了抹,终于展露笑颜故意说着。

“贺唐!我警告你!不要玩这种文字游戏,幼稚不幼稚!”

“你管我?”

“......”宋芮惜认真地看了他一眼,笃定地道,“你就是有病!”

她又羞又恼,气呼呼地从缝隙挤出去转身离开。

贺唐倒是不紧不慢转过身,看着她的背影笑容变得格外温柔:“宋芮惜,从你自己送上门的那一刻,你以为自己能逃掉?”第19章结束

柚子不加糖的《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》就可以了哦~

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

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

作者:柚子不加糖状态:已完结

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贺唐宋芮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是作者柚子不加糖所写的《重生甜妻:腹黑总裁碗里来》贺唐宋芮惜小说:心爱的男人和闺蜜暗通款曲,联手挖空父亲公司,连她也不放过!她反思自己,为何放着优质王老五不爱,去舔一个背叛自己的渣男?!老天垂怜不忍她枉死,既然这样,就别怪她也渣一回了!

在线阅读